关灯
护眼
字体:

1:我真不是你老祖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楚国。

葬神渊。

一座用茅草搭建的房子内,李玄推开了房门,伸出手搭在了额头,眯眼看了眼略微有些刺眼的阳光。

在院子内,摆放了一把把已经生锈的兵器,刀枪剑戟,十八般武器,样样齐全。

当李玄踏出,所有的兵器发出轻鸣,不断震荡。

李玄笑了笑,轻声道:“好了,都安静一点。”

顿时间,所有兵器停止震荡,安静的躺在地上。

李玄来到牛棚,解开了绳子,拉着青牛走出了家门。

在李玄离开之后,院子内风云变色,道韵席卷,一把把兵器从地上升腾而起,在虚空中乱舞,同时有话语传出。

“小幺,每次主人出来你都会叫唤,真是够了。”

此话一出,所有兵器都把锋芒指向角落的一把小剑。

那把小剑畏畏缩缩的后退,有话语传出。

“你们不都是这样?”

“少废话,今天轮到你给我们捶背了。”

那小剑轻颤一声,正欲行动,一个苍老的声音传来。

“都别欺负小幺,小幺最近很得宠,小心它告你们的状。”

顿时间,所有兵器鸣金歇鼓,不敢再说什么。

对于院子里的一切,李玄都明了于心。

仰头看向虚空,李玄叹了口气。

李玄并不是这个世界的土著,他是五年前穿越过来的,并且自从穿越过来之后,就从来没有离开过葬神渊。

因为他觉醒的系统告诉他,外边很危险,一出去就会死。

起先李玄还不信,就在他准备踏出葬神渊的一瞬间,一道五色的天雷直接落下,吓得他逃也似的缩回了脚。

自从那以后,李玄就再也没有提出去一事。

而每天就是完成系统安排的任务——放牛!

放一天牛,系统就会让他变强,比如此刻,他的眼前就出现了一个常人不可见的金属面板。

姓名:李玄。

修为:999。

李玄不懂999是什么意思,他就只知道不管多强,出去就很危险,会面临五雷轰顶。

这些年来,他经常放牛,也捡到了一些东西,就是院子里摆放的那些兵器。

而正是这些兵器,这五年来给他作伴,陪他说话,方才不那么寂寞。

要不然,他可能会憋死。

倒骑着青年,李玄从背后拿出一支竹笛,轻轻的吹奏起来。

婉转悠扬的笛声回荡,整个葬神渊都在震动,仿佛在随着笛声摇摆。

而此刻,葬神渊之外,一位白衣白裤,容貌绝美,大眼扑闪的少女正看着葬神渊入口。

在女子身旁,有着一位老者,此刻担忧的看着女子道:“宗主,你真的要进去?这可是葬神渊啊!”

女子咬了咬银牙道:“身为玄天宗宗主,我苏韵诗必须找到老祖,让老祖出世解决我玄天宗的困境才行。”

说完,转头看向老者道:“洪长老,你就在外面等我。”

说完,苏韵诗毅然决然的踏入了葬神渊。

葬神渊,相传是埋葬神仙的地方,内里道韵充斥,并且夹杂着杀伐之气,凡人靠近就会死。

苏韵诗身为筑基后期的修士,本就不强,刚刚踏进葬神渊就不断喷血,吓得花容失色。

但她咬了咬牙,激发自身的修为,在身体之外组成一个光罩包裹,一步一步的朝着葬神渊深入。

五步之后,光罩摇摇欲坠…十步之后,咔嚓一声,光罩直接破碎。

苏韵诗一大口精血哇的喷出,面色苍白如纸,身体内充斥着道韵与杀气,随时都会死去。

仰头看着被无尽道韵弥漫的山谷,苏韵诗面若死灰。

“要死了吗…”

正在这时,缥缈的笛声传来,苏韵诗体内的灵力不断窜动,接着受到的伤势直接恢复。

并且,筑基后期的修为猛的蹿升,直接突破金丹期。

一粒金丹吞入腹,今日方知我是我!

苏韵诗的寿元直接突破五百载,整个人的气质更加出尘,连皮肤都变得更加水灵。

随着笛声,无尽道韵有节奏的冲刷她的肉身,让她肉身变得越来越纯净,更加适合修炼。

苏韵诗俏脸变得骇然,不敢置信的感受着自己的身体。

“哪里来的笛声,这么厉害?”

苏韵诗此刻肉身经过蜕变,好像已经适应了葬神渊的道韵与杀气,可以随意行走。

走了几步,她看到了一位倒骑青牛的男子,正在吹奏牧笛。

“那是…老祖么?”

苏韵诗心底一喜。

五年前老祖寿元无多,进入葬神渊寻求突破,就再也没有回来。

没想到,老祖竟然真的突破了,并且返老还童。

“老祖,老祖!”

苏韵诗猛的跪地高喊,神色激动。

李玄听到声音,停下吹奏,四下看去,一眼就看到了娇滴滴的苏韵诗在朝自己跪拜。

“老祖,老祖!”

李玄左看右看,确定是这位娇滴滴的妹子在叫自己。

开玩笑吧,自己是他老祖?

苏韵诗不断磕头,脸上洋溢着喜悦的笑容。

“姑娘,你莫不是认错人了吧。”

李玄驱赶青牛,朝着苏韵诗而去,同时开口道。

“怎么会,我查过记载,整个葬神渊最近百年,除了老祖,没有人进来过。”

苏韵诗跪在地上,神色很兴奋。

玄天宗目前岌岌可危,上代宗主被暗杀,他这位宗主之女没办法,才抗下重任。

可是,刚刚抗下重任,就被人以整个宗门的存亡逼迫她下嫁。

所以,实在没办法她才进葬神渊啊。

而一旦接回老祖,所有困境与危机都会解决。

“老祖,苏韵诗请求老祖出关,护我玄天宗!”

苏韵诗不断磕头,额头都是一片通红,没有使用任何修为护体啊。

苏韵诗不知道,就在她说出玄天宗的时候,李玄坐下的青牛双目闪过光芒。

李玄心底一颤,不过收敛得很好,看着苏韵诗认真道:“小姐姐,你肯定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老祖,再说,我也不会出去的。”

说完,李玄直接驱赶青牛离开。

“艹,想要忽悠我出去找死,没门。”

李玄可没有忘记之前自己一只脚还没迈出去,五色天雷就落下的一幕。

苏韵诗愣在原地,一脸的懵。

“老祖…”

书首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