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2、折月亮 ...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好些天没回家,云厘打开窗户通风,随即开始收拾房子。检查冰箱时,发现里边还剩有几个用来做毛巾卷的芒果,放了那么长时间已经有些坏了。
  去邓初琦家的决定做得太匆忙,虽然后来他们还送她回家拿换洗衣物了,但当时也没来得及想到这一茬。

  云厘全数拿出来,放到流理台上,盯着看。
  刚刚傅识则还问了她,那些毛巾卷是在哪里买的。这么一想,难不成他忽然耐心起来给她提供建议,是因为她做的毛巾卷吗?

  虽然她最开始的本意是想问他,对于她去EAW工作有没有意见。

  不过,不管是什么原因。
  云厘忐忑一路的心脏总算是因此落回了归处。
  至少从这个事情里能证明,他并没有讨厌自己,也没有因为,她可能会跟他在同一个公司工作这个可能性而感到反感。

  每次遇到傅识则,云厘的心情就会变得七上八落。却又不完全是贬义。
  会因为他的一个举动备受打击,一蹶不振。
  也会因他的一句话而死灰复燃,重振旗鼓。

  像是一罐已经没了气的碳酸饮料,被人重重摇晃过后,又滋啦地,轻易恢复成千上万的气泡,一颗一颗地往上冒起。

  她神色怔怔,良久,忽地弯了下唇角。
  云厘回神,打算把这些芒果扔掉,拿了个垃圾袋。想起傅识则最后说的话,她停顿,每丢一个芒果,嘴里就会念叨一个词:“合适……”

  合适。
  不合适。
  合适。

  还有一个。
  云厘丢进袋子里,眼都不眨地重复了遍:“合适。”

  -

  等夏从声把EAW人事的微信名片发来,云厘想加入通讯录时,却意外发现对方已经在自己的列表里了。
  ——就是前段时间跟她交接的何佳梦。

  “……”
  云厘点开她的朋友圈。

  发现这段时间,何佳梦确实是在朋友圈发了几则招聘广告,和夏从声发给她的资料一样,和她专业比较对口的是技术部的研发岗。她没有看朋友圈的习惯,所以也一直没有注意到。
  踌躇许久,云厘给她发了个微信:【佳梦,你是EAW的HR吗?】
  何佳梦回得很快:【不是。】
  何佳梦:【我是总经理秘书,这段时间人事部比较忙,我就临时调过来帮忙了。不过我只筛选简历和安排时间。】
  何佳梦:【怎么啦?】

  身份转换后,云厘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她来回措辞,简单说明来意。
  何佳梦虽惊讶,但反应也不强烈。让云厘发了简历,又问了几个问题。没多久,就通知了她正式的面试时间。

  流程走完,何佳梦还留了个悬念:【你那天可能还会遇到熟人。】
  何佳梦:【那到时候见!】

  云厘有些疑惑,却也没多问。
  心想着,之前去EAW也确实见到不少工作人员,会遇到认识的人也理所当然。但“熟人”,应该是一个都没有。
  ……

  陆陆续续面了几个公司,直至到EAW面试的当天,云厘才明白了这话的意思。
  原来这个“熟人”指的不是“熟悉的人”,而是“同行”的意思。除了她,同时间段还来了两个面试者,一男一女。
  女人就是之前在KTV跟徐青宋要傅识则微信未果的杜格菲。

  他们被安排在其中一个办公间等待。
  杜格菲也认出她了,主动打招呼:“Hi,你也过来面试啊?”
  云厘不自在地点头。
  见状,旁边的男人好奇问:“你们认识啊?”

  杜格菲没说实话,随意扯了个理由应付过去。
  接着,两人就你一语我一语地聊起天来。期间男人还提了云厘几句,试图让她加入话题,但见她兴致不高,也就作罢。
  随后,杜格菲似真似假地开了个玩笑:“别人不想理你呢,别打扰她了。”

  “……”

  从确定面试时间那天,云厘每天都会上网搜遍面试可能会问的问题,还找邓初琦寻求了不少经验。心情也处于一种不上不下的焦虑状态。
  每回遇到这种类似事情,云厘的反应都是如此。
  包括先前答应EAW探店邀请后,她也焦虑了一段时间。

  云厘的临场反应很差,在陌生人的视线下更甚。很多时候转不过弯来,十分浅显的问题在那瞬间还会想不起答案。
  研究生复试她就拿了垫底。

  这也是很多人在初次见到云厘时,觉得她这个人不好相处的原因。
  她不擅长应付陌生人的搭话,加上她的眉眼偏英气,不带情绪看人的时候,会显得锋利又不好相处。而简短又显拒绝交流的回复,更让人觉得她过于冷漠。

  云厘垂头,没有解释。
  却因为这句话,刚鼓起的勇气又瘪了些。
  无端打起了退堂鼓。
  -

  云厘被排到最后一个面试。
  面试官是一个三十来岁的女人,名为方语宁。短发齐整,戴着细边眼镜,唇形天生下拉,看起来干练又不怒自威。

  不过,只有一个人,也让云厘的紧绷感减少了些。
  当时她去南芜理工大学复试,里头有五六个老师坐着。一进去看到那架势,云厘脑子都空了。那瞬间,唯一的想法就是,这一趟白来了。

  面试大约持续了二十分钟。
  方语宁点头,整理着资料:“差不多了,你有什么想问我的吗?”
  先前云厘搜索出来的问题里就有这个,而且多数答案都是——最好别说“没问题”,也不要问一些高深到面试官打不出来的疑问。
  云厘故作思索,而后,提了几个通俗又官方的问题。

  结束后,方语宁说三天内会出二轮面试的结果,让她回去等通知。

  云厘心情没因此放松,依然觉得沉重,低声道了声谢便离开。
  出到外头,顺着过道往前,看到工作区那边,何佳梦笑着跟同事聊天。余光瞧见她出来,何佳梦转头打了声招呼:“结束啦?”
  云厘点头。

  何佳梦好奇:“闲云老师,我看你的简历上写着今年刚入学,怎么突然想来EAW工作了?”
  云厘斟酌了半天,慢吞吞道:“嗯……我们导师放羊,平时不管我们。研究生的课也不多。”

  入学前几天,师兄师姐将她拉进了个小群,告诉她这个实验室的大坑,比如导师极度放养学生,她最好一进学校就去抱其他导师的大腿,去蹭别人的组会,才有毕业的希望。

  云厘觉得自己能通过复试进入南大已经用完这辈子的运气了,又让她去和其他导师套磁,还要厚着脸皮去蹭别人的会。
  理智上她告诉自己要这么做,但行动上,云厘就是一拖再拖,反复给自己的导师发邮件,试图唤醒自己导师心中的良知和师德。

  开学一个多月,她只见过导师一面,那还是开学之后两周。
  她给自己的导师——张天柒,那个曾经也是轰动科研界和工业界的人物,发了诸多没有音讯的邮件之后,他邀请她到自己的实验室坐一坐,聊一聊她的发展。

  云厘还以为自己终于守得云开,便认真准备了一份研究方案带过去。

  说是实验室,张天柒的办公室已经被他改造成休闲养老用的娱乐场所。
  房间干干净净,书架上全是笔墨纸砚,桌面上也摊开着各种书法绘画,只留了一个小角落放着一台笔记本维持着和外界的通信。
  云厘把研究方案给他看,张天柒用五秒看完,对云厘大夸特夸后,直接切入正题:“小姑娘挺不错,我这边有个剑桥的朋友,要不你去他实验室待着?”

  没想到张天柒会给她这么好的机会,她也听说过不少研究生会在读研期间出国交流半年后回来,云厘露出个感激的笑容,但又担心张天柒觉得半年太久。
  “老师,那我回头和系里申请一下交流项目,之前听过可以去半年,不知道您觉得……”
  “半年?”张天柒直接打断了她,显得困惑,“你为什么不去待满三年?”

  三年?
  云厘脑袋一片空白,只留下唇部翕动:“噢,那这边我的论文……”
  张天柒:“你在那边会写论文。”他停顿一下,“翻译成中文,就是你这边的论文了。”

  云厘的笑容僵住:“那我的研究内容……”
  张天柒:“哦,你和剑桥那边商量就好了,不用让我知道。”
  云厘:“……”

  怎么听都觉得不靠谱,张天柒自己也像忘记了这事一样,再没主动找过她。
  报名的时候看导师和颜悦色,云厘也没想到会这么坑,以至于其他同学的生活都步入正轨,只有她还居无定所,每天都在发愁。
  只好顺着师兄师姐说的,早一些出来实习。

  从回忆中回过神,云厘补充了个来之前就想好的理由:“而且我自控力不太好,拍视频时作息会颠三倒四。找个实习能让我的生活规律些。”
  “哦哦。”何佳梦表示明白,开始跟她八卦,“杜格菲刚刚在里边有没有跟你说什么?”
  “没有。”

  “前段时间她不知从哪知道傅识则在这儿上班,就直接找了我老板,说想过来面试。”何佳梦吐槽,“她这面试明显醉翁之意不在酒,我老板就直接把这麻烦丢给我了,但我也不好连面试都不让她来。”
  云厘“啊”了声。

  “她刚刚出来,问我傅识则在哪,我说我不知道。”何佳梦说,“她又问没来上班吗?我说来了。她就走了。”
  云厘不自觉往周围看了眼,确实没看到傅识则的身影。感觉再不说句话实在有些不知好歹,她勉强挤出一句:“怎么像来监督工作的。”
  何佳梦被她逗笑了:“这么一想也确实。”

  不想在这久留,云厘以怕打扰他们工作为由,跟她道了声别就往外走。走出办公室,刚掏出手机,铃声就响了。
  是母亲杨芳的电话。
  在负一层找了个无人的角落,云厘接起来:“妈妈。”

  前两天云厘给家里打电话的时候,随口提及了今天要来面试的事情。这会儿杨芳打过来,不出所料,果然是来关心她面试的如何。
  云厘情绪低落:“好像不太好,我也不知道。”

  “也没什么,这些都是社会经验,都需要积累的。”杨芳安慰道,“不管这次有没有好的结果,对你来说都是有收获的。”
  还没接话,那头忽然响起云永昌的声音:“这臭丫头本来性子就内向,跟陌生人话都说不好,非要一个人跑去南芜那大老远的,以为好玩是吧?现在后悔了吧?”

  云厘被这话刺到。
  噌的一下。
  一股无名火涌起。

  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内向似乎就成了个贬义词。
  明明是很正常的一个词,从别人口中听到,却会觉得对方是在指她不善交往、不善言辞、孤僻又不合群。当有人拿这个词来形容她时,云厘会觉得抗拒,无法坦然接受。
  像是成为了,一个她不想让人察觉且提及的缺点。

  云永昌这个态度,也是他惯用的手段。他向来顽固,让他认错比登天还难,不论是对妻子还是儿女。这话看似是在责备云厘,实则是以这种方式,让她服软接过这台阶。
  以往云厘都不想跟他吵太久,每次都顺着他的意。
  但这次她完全没有这个意思。

  云厘尽量心平气和道:“嗯,也不是什么大事情。如果这家公司不要我,我就给下一家公司投简历。”
  云永昌的语气更凶了:“说的什么话!西伏容不下你这尊大佛了是吧?”
  云厘:“我没这么说。”
  云永昌:“那现在就给我订机票回来!”
  云厘:“我不要。”

  气氛僵持。
  片刻,云永昌冷声说:“行,你现在不回来就以后都别回来了。”
  云厘的火气反倒随之被点燃:“我在别的城市读研工作怎么了?”
  云永昌没说话。

  “我又没说一辈子不回去,我每次都是好好在跟你商量,你哪次好好听了?”云厘眼睛红了,话也不由得哽咽,“你除了说这种话还会说什么?”
  随后,那头传来杨芳劝阻的声音:“你俩父女怎么一对上就吵起来……”
  云厘用手背抵住眼,飞速说了句“我去吃饭了”就挂了电话。
  ……

  在原地平复完心情,云厘从包里拿出粉扑补了个妆,而后又戴了个口罩。确定看不出其余情绪后,才从消防通道回到一楼。

  从这个门一出去就是EAW的大门口。
  云厘随意往那边一瞥,看到傅识则和杜格菲站在前边,不知道在说些什么。她这会儿情绪极差,也无半点心思去顾虑别的东西,转头正想往出口的方向走。
  下一刻,杜格菲突然喊她:“闲、闲云!你上哪儿去啊?怎么不过来。”

  云厘莫名其妙:“什么?”
  “你刚刚不是让我帮你要这个帅哥的微信吗?”杜格菲过来抓住她的臂弯,亲昵道,“他还以为是我要,搞得我可尴尬了。”

  “……”
  云厘明白了。
  敢情是要微信不成觉得丢脸,想把锅甩给她。

  没等她开口,傅识则淡声问:“你要?”
  云厘顺着这话看向他。
  傅识则今天穿了件浅色衬衫,黑色西装裤,胸前挂了个工作牌。像是刚修理完什么出来,手上蹭了点灰,还拎着个工具箱。
  此时他安静站在原地,等着她的回答。

  杜格菲抢先替她说:“对啊,她就是不太好意思说。”

  傅识则低眼,似是在思索,没有多余的动作。过了几秒,又与她对上视线,漫不经心地问:“不是给你了么?”


作者有话要说:  竹某:没有给我。

我忘记开自动发出鸟~呜呜

今天评论抽200个红包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已已的宝贝Cici、摘月亮、墨段言、再见不负遇见·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森林兮兮、_海不会不蓝、cyjunn-、Misaki小真喵、52371409、王俊凯老婆、墨段言、稚雪很困、舒远么么么么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璐不困 5个;森林兮兮、清江鱼-Yee、舒远么么么么 3个;桃呦、夏知许其琛、我的姓念第四声.、许.、缺钙的慢羊羊ya、玖玖恩、W 2个;bigcowhorse、℡nana、荣光挽我、几渡.、想吃peach吗、虞鱼、无余~、皖栀、52848165、风木、呆桃1005、混世大魔王、士1尸yea、46970695、爱段嘉许、不羡、RRRRUAAAA、zero、欣XXX、老狗误入校园文、潘静静、53012517、小瑶想吃糖、hhhhyy、我蹲下跟你讲话行吗、念这个字念念、53673361、luckylululu、羽生北栀、王玉婷长得真的好像茶、述的静.、不盼余生、易燃易爆女人、54264915、听雾起忆、败降、稀宝、RachelinW、宜秋~、49147235、50584635、温和的开水、Colin、沉溺海里的水、再见不负遇见·、想要各位大大的特签、浮力森林、向着沈屿和、三山四水武同学、夏知许其琛、和竹已恋爱。、鲸落、56666414、心动无限保质期、顾萱怡、expect、Yh.、yyy、橘络、叫我陈齐欢、星空1111、i哇塞姐.、番石榴黑米、堕落街、穗穗穗穗穗易烊千玺、庆禧、lveT、45177693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简简 185瓶;心动无限保质期 34瓶;31471336、旧夏天没有烟火 30瓶;51984699 24瓶;桃沢夏桑、37786592、Colin 20瓶;呆桃1005 17瓶;CZ518、53463517、桑延延延延延、学习啊、是牧子吗、★、小璐不困、27770396、46570917、稚袖 10瓶;鱼香肉丝不要鱼、55141224 9瓶;てん、青莳 8瓶;波霸盖饭、对角线. 6瓶;软了一个趴、Aurora、霜降.、。、小鱼波、漪涵宝贝搞究惑 5瓶;使劲吃饭 4瓶;蟹老板、44700330、56666414、36994890、叫我陈齐欢、50202159、海盐奶球 3瓶;借越、朝暮、请叫我千玺的小漂亮_ 2瓶;32987315、sev7n、故城旧巷、许星纯不纯.、Slip、下次见咯、sqc92、聂氏淇淇、aoliweiya、延不由衷、一棵草 ̄ ̄)σ、逃不过心动、段嘉许老婆、Emilyloveread、47781248、Takra、博肖是真的!!!!!、齐司礼是我的美丽老婆、再见不负遇见·、森屿微夹 1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