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3、折月亮 ...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话刚落,店里就走出个穿制服的男人,喊傅识则过去帮忙。他应了声,朝她俩轻颔首,便转头往里走。
  杜格菲也意识到这俩人原来认识,脸都绿了。
  云厘低声说:“那我也先走了。”
  “喔,”杜格菲调整好表情,挽住她的手臂,“我也要走了,一起吧。”

  云厘有些抗拒,却也没挣开,自顾自往扶梯走。
  杜格菲跟在旁边,闲聊似的:“你俩认识啊?”
  云厘:“算是。”

  “是吗?”杜格菲叹了口气,语气带了些嗔怪,“那你一早跟我说呀,我肯定也不会做那种事情了。你这样我多尴尬。”
  云厘侧头看她。
  杜格菲脸上仍挂着笑:“不过也没事儿,我相信你也不是有意的。”

  “……”
  云厘就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倒打一耙还能倒到这种程度。

  跟云永昌吵架的坏心情还未恢复,又平白在傅识则面前,被这陌生人喊过去当枪使。她唇线拉直,觉得没发火也算是给足面子了。
  云厘缓慢道:“如果我没记错,今天是我们第一次说上话。”

  “对哦,那既然没说过话,你怎么记得我的呀?”仿若没察觉到她的情绪,杜格菲眨眼,“我还挺受宠若惊的。”
  云厘敷衍反问:“你呢?”
  杜格菲:“我记性好呀。”
  云厘:“这样。”

  “说起来,你还挺像我一个很好的朋友。每回呢,她见我看上了什么东西,就会故意跟我买一样的。”铺垫了许久,杜格菲终于切入主题,恍然道,“对了,之前也没见你对这帅哥有意思,是因为听到我找徐总要他微信号啦?”

  云厘一时语塞。
  被这离谱的话弄得不知从何吐槽起。

  杜格菲当她默认,笑笑:“不过让你误会了,我对这种穷——”停顿,她找了个温和点的词:“没什么本事的维修工,没什么兴趣。”
  云厘皱眉:“你说什么?”
  “你刚没看到么?一手的灰,脏死了。”杜格菲说,“我本来以为是徐总的朋友,应该起码能混个店长,这么看他们关系也不怎么样。”

  “……”
  早些年,有一段时间,云厘家里条件很差。
  那时候杨芳生云野时险些难产,一直在家调养身子。恰逢云永昌工作的那个工厂倒闭了,家庭没有收入,举步维艰。找不到工作他也不敢闲着,后来就靠在工地搬砖养活一家子。

  每回跟亲戚聚会,都会有几个仗着家里条件比他们稍好些的人,在那倍加嘲讽,扬武扬威。
  其中有人经常打着同情的名义,说云永昌没文化就是只能去干这些活儿,身上的灰都融进皮肤和骨子里了,洗都洗不掉。

  当时云厘年纪小,性格也没有像现在这般话少怕生。听到的时候不会像云永昌那般沉默应对,次次都替父亲感到委屈和愤怒,伶牙俐齿地顶回去。
  到现在,她看到这些亲戚时,也不会有什么好脸色。

  也因此,她最讨厌这种,因为活得光鲜亮丽,就以为自己高人一等的人。
  杜格菲这话,也让云厘想到父亲当初的待遇。她压着火:“看来你条件挺好的。”
  杜格菲:“也还好。”
  不等她说完,云厘又道:“原来你之前还要过傅识则的微信,我不太清楚。毕竟那天我看你跟不少人要了,也没法记住全部人。”

  明显觉得她是个好欺负的软柿子,此时突然被她呛回,杜格菲表情僵住。
  云厘无法做到像她那样,跟人敌对时还笑脸相迎,面无表情地说:“对了,你条件这么好,他怎么没给你微信?”
  杜格菲:“那是因为——”

  “哦,看来他对你也一点兴趣都没有。”云厘压根没打算听她扯,直接打断,“所以人家是什么职业,每个月挣多少,跟你有什么关系?”
  ……

  直至云厘回到家,火气才渐渐消退。
  她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在刚刚的战斗力,似乎发挥超常了。这感觉不可思议,又有些飘飘然,让她的心情也莫名其妙好了不少。
  云厘打开微信,发现杨芳和云野都找她了。

  杨芳安慰了她一番,说的话跟往常差不多,主要是来劝和的。而云野也不知是从哪听来的风声,消息格外灵通:【你又跟爸吵架了?】
  云厘:【你不用上课的吗?】
  云野:【妈让我安慰安慰你。】

  云厘忍不住告诉她:【我刚刚跟人吵架,居然吵赢了。】
  云野:【哦。】
  云厘:【你不觉得很不可思议吗?】
  云野:【不觉得。】
  云厘:【?】
  云野:【你跟我吵架就没输过,每次都堵得我无话可说。】
  云厘:【?】
  云野:【你可能自己没注意到,你平时遇人时可能嘴笨点,但一生气的时候,战斗力就会超强。】

  云野:【不过也挺好。】
  云野:【社恐并不代表懦弱。】

  结束对话后,云厘还在思考他的话,破天荒地觉得这个弟弟还是有些用处的。她起身,到厨房给自己拿了个雪糕。
  复盘刚刚的“战斗”,想起杜格菲说傅识则是个维修工。

  即便知道这并不真实,听到别人这么说他,云厘心里终归不舒服。
  算起来,他读研的话应该也毕业了。按照他这么好看的履历,应该会去大公司或者是搞科研什么的吧。

  也可能是因为这店是亲戚开的?
  想起上次吃饭几人相熟的模样,云厘感觉这个可能性比较大。

  云厘坐在电脑前水了一会E站,私信已经有不少催更,她良心不安地当做没有看到。
  自从开始准备考研,云厘的全部心思都耗在那四平米大的自习室里,那时候几分钟剪视频的时间都是奢侈。每天她都渴望着从牢笼中释放的那天,但真正重获新生的那天,她又学会了新的生活方式。
  偷懒,但是舒适。

  正当云厘含着口雪糕,手机屏幕亮起视频来电的提醒,赫然是傅识则辨识度极高的名字。
  云厘吓了一跳,冰冻的雪糕灌到食管里,本能反应就是他打错了。
  犹豫这一会,电话已经挂掉了。

  没接上电话,云厘一时觉得几分懊恼,又不自觉地松了口气。
  但还没等她缓上两秒,屏幕再度显示傅识则的视频来电。

  云厘将电脑调至静音,手机的每一次振动和铃声都在她的感官中放大,连带着桌面微不可闻地颤抖。
  鼓起了十二分勇气,云厘将视频模式切换成语音模式接听,装作什么都没发生地应了一句:“你好。”

  电话对面没有回应。
  云厘平日里喜欢安静,但此刻,安静仿若一颗颗亟待爆炸的手榴弹。

  滋啦一声,电话那边传来嘈杂的人声。
  “厘厘姐,你在学校不?”云厘勉强通过称呼分辨出是傅正初。
  突然觉得方才的心惊胆跳都是自作多情。

  傅正初:“今天学校百团汇,厘厘姐你要不要来我们的摊位玩一下?”
  很少受到不太熟的朋友的邀请,云厘一下不会拒绝:“可以啊。”她顿了顿,又说:“我接到电话的第一反应,还以为是你小舅打的电话。”

  不过傅正初似乎没有听清,声音大了点,“我要去干活了,要来捧场哦——”
  他匆匆挂了电话。

  本来是想试探一下傅识则是否也在,思索一会儿后云厘又为自己的试探感到羞愧,傅正初可能只是热情邀请,但她自己这不良居心昭然若现。
  可能傅正初也不在学校,只是刚好傅识则在他旁边。
  更何况,她也没有必要想那么多。
  难道傅识则不在,她就不去捧傅正初的场了吗?

  云厘更为惭愧地发觉——
  她确实是这么想的。
  ……

  百团汇是学校里各个社团组织进行集中宣传的活动,各负责人会在学校广场的两侧搭帐篷,摆成长龙,就像一个午间的热闹集市。
  云厘上一次接触到类似的活动还是刚进大学的时候。
  只不过面试不太顺利,以至于本科阶段都没有参加任何社团组织。

  下午也没什么其他的事,云厘咬了口雪糕,拎起包往外走。

  学校离租赁的房子不远,云厘步行到校门口后,照旧乘坐小巴士到校内。
  离广场还有距离,云厘就听到密集的喧哗声和音响声,入口处密密麻麻的人头,场地中央还搭了个小型舞台。
  下车后,云厘随着人流移动,宣传的人似乎把她当成了本科新生,纷纷给她塞宣传单。
  走了一圈,好不容易在广场的边角找到傅正初。

  “厘厘姐!”傅正初一身学院衫,帽子印着南理工的校徽。原先正和新生讲得焦灼,一见到云厘干脆地塞了张宣传单打发走新生。
  注意到云厘手上厚厚的一沓宣传单。
  傅正初:“这些都不好,厘厘姐,你就瞅瞅我们社团的。”
  他霸道地一把拿走这堆广告单,从挂在脖子上的文件袋中给云厘拿了张新的。

  是一个叫做“攀高”的户外运动社团。

  傅正初故作正经,清清嗓音:“我们是学校唯一的户外社团,体量也是最大的,我是副社长。”
  为了凸显自家的竞争力,傅正初振振有词:“而且我最近花了九牛二虎之力拉了一笔赞助,超级多钱!”
  他话音刚落,云厘发现底下写着一段话——“由EAW虚拟现实体验馆赞助”。
  后面还附上了EAW的详细地址和简要介绍,凭这宣传单到店消费还可以打八折。
  云厘:“……”

  “攀高”户外运动社团的摊位不大,由两张一点五米长的桌子拼成L形,几个学生坐在帐篷底下引导新生填申报表。
  作为赞助方,EAW成功在他们摊位的帐篷上印上了自己的LOGO和主营项目的图片。

  摊位的易拉宝意外的有些距离,前方摆了个平板桌,地上放着EAW未拆封的包装箱。
  云厘站在摊位前,注意到易拉宝那偶尔探出的肢体。

  是傅识则。
  他单腿支地,西裤利落,不掩身形颀长笔挺。美工刀划开胶带到底部时连带着他的身体后退,露出硬朗明晰的下颚线。
  灼人日光显得肤色愈发苍白,双眸忽明忽暗,明明是会说话的五官,在人来人往中反而漠然无声。
  像是突然意识到什么,傅识则抬眼望向她这边。

  感觉自己是个偷窥狂,云厘连忙收回了自己的目光,好在傅正初发现了他的存在,直接用一声响亮的呼唤中断云厘窥视的心虚。

  “小舅!”傅正初搬着一个纸箱,喘着气往傅识则那跑。
  云厘慢慢地跟过去,对上傅识则的目光,不太自然地点点头。

  对于她的到来,傅识则并没有过多的反应,淡漠地看了她一眼后,继续整理傅正初搬过去的纸箱。
  里面整齐堆放着一些纪念纸笔、帆布袋和文件夹,边边角角印着EAW三个字母和地址,看起来是特意定制的。
  傅正初帮忙将奖品摊到桌上,稍微摆了摆:“这些是奖品,用来吸引人流的,有人玩一次游戏就送一个奖品,让他们自己挑就好了。”

  都是比较常规的奖品,云厘却注意到天蓝帆布袋上印着个半弯的月亮,孤零零地印染在底端,是白天的月亮。云厘收回目光,又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傅识则此刻正在听傅正初讲奖品的发放规则,有一搭没一搭地应着,听起来不甚上心。

  云厘不知道自己在期待些什么,原先以为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是他们两个达成一致让她过来。
  现在傅识则的冷漠直接将这异想天开全数击碎了。

  站在原地有些拘束,云厘只好翻来覆去地摆弄着桌面的奖品。
  “这些奖品是不是挺好的?”傅正初突然问她,语气得意洋洋。
  “都蛮好的。”云厘有些不好意思,也许是为了让自己不那么尴尬,她又找了些话题,“也挺巧的,我今天上午去面试了EAW。”

  “那太好了厘厘姐,以后你们就在一个公司了。”傅正初听到这个讯息后异常开心,转头故意一脸严肃,“小舅。”
  “少给厘厘姐添麻烦。”
  原以为傅识则不会搭理,他却突然开口:“那我回去了。”
  傅正初:“小舅你怎么能走!”
  傅识则:“不添麻烦。”
  傅正初:“我错了。”
  ……

  傅正初连忙转移话题:“既然厘厘姐和EAW这么有缘,不如当我们第一个体验者?我们这些礼品都是有EAW的logo的哦。”
  他问这句话的语气似乎就是想要得到肯定的答案,云厘支吾了会,“那待会我可以玩一下……”
  傅正初:“你想要哪一个?我让小舅给你留着!”
  云厘有意隐藏自己想要帆布袋的心思,有所保留地回答:“都挺好的。”

  “这样啊。”傅正初为人直爽,满脸的无所谓:“算了,厘厘姐你直接拿一个礼物好了,没事的,反正都是EAW那边买的。”
  还没来得及拒绝,云厘就被塞了一盒纪念笔。
  傅正初还一脸自己做了天大的好事。
  云厘:“……”


作者有话要说: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舍予 2个;摘月亮、已已的宝贝Cici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Misaki小真喵、46589788、46589759、_、44871384、舍予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小璐不困 9个;Ustinian、桑娇花、47937694 3个;桃霜、温以凡、耳东陈。 2个;45364590、向着沈屿和、49011816、·????·、许言蔓、l诗琳、Cx330、温安呀、欣XXX、一觉睡到小时候、45199241、蒹葭、43064592、张心心、缺钙的慢羊羊ya、56139033、挽筝、陈劲生、橙子汽水、糍粑鱼、52801847、茜茜嘻嘻兮、堕落街、56525736、虞梧、42562585、啊啊啊是小王耶、DYX.、穗穗的裙边.、肖、念这个字念念、我蹲下跟你讲话行吗、56890463、蛋卷蟹.、52371409、我命硬、温和的开水、樱奈时春.、风木、49681804、温霜降、50388545、听最浪漫的歌、47575232、是乔乔不是挽挽、海边听jay、56789711、李东敏老婆、酒以念~、失以seven、虞鱼、布噜布噜爱吃鱼、53673361、你会陪我嘛、56216590、你看起来很好吃.、徐临青—、47254509、RRRRUAAAA、恶龙咆哮、56940046、森林兮兮、54154465、桃呦、不羡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挽筝 70瓶;傲天剑宗小师姐 52瓶;Colin 30瓶;MINC、miyyyyyyymi、告白 20瓶;玉兔砸月饼 18瓶;53025552、啊77 15瓶;54154465、楚晚宁 12瓶;北京有雪耶?、Llll~、温以凡、阿叭、言午、動.、宋梓汐i、不是花菜呀、段jx桑y、江水忍风动、在逃螺蛳粉、xixi、55084036、面包、49280566、Xinuanuk- 10瓶;56270236 8瓶;耳东陈。 7瓶;和桑延看海、酒以念~ 6瓶;快乐小沅、睡不着.、星星0528、糯米糍、霖ζ、RachelinW、jyzjbd、46136534、橙子汽水、你会陪我嘛、莞清 5瓶;55787418 4瓶;头发就应该在头上、43724535、梨子. 3瓶;才结束爱念旧、54114627、想吃饺子、佳Zi、爱吃萝卜的兔子、56904754、薏.、波霸盖饭、一珊、问就是已已家的小可爱、48838805、51835093、上弦月 2瓶;汐辞.?、南溪、葡萄树附件信、Daisy、55123678、48814447、47857202、延不由衷、陈立农他女人、歪歪幼稚园。、82年的养乐多、Slip、琮珏、喵小仙儿?、一只霜降的雪梨、林清野.、47254509、_Chihiro_、无惨、Takra、宁宁小朋友、49011816、49191127、ssshrrr、56666414、小小雯、迪辞、恩恩念随、想睡傅识则、六六十二、42480747、姜拧、777711111、欣XXX、sa花儿、甘棠、渝见洲、阿宋、55014799、一颗小栗子、铬、呆橘、50810354 1瓶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