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19章 有钱就是任性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早上的时候,吴三桂是被一阵阵巨大的轰鸣声惊醒的。

他的第一反应直接从床头跳起来,然后顺手就去摸他记忆中他房间里兵器架上的刀,等到发现自己摸了一个空的时候,他才睁开眼睛反应过来,自己已经不是在自己家里的房间里了。

外面有光线照进屋子里,他凑到窗户外面朝着外面看去,至于屋子的大门他根本没有去试图打开——既然要关着自己,那个江晚也好,徐大小姐也好,怎么可能让他轻易打开大门。

冲窗户看出去,他找到了巨大的轰鸣声的来源,那是一排士兵在校场里正在对着远处的靶子在放着火铳,有几个军官一样的人,正在训斥着放着火铳的士兵,他兴致勃勃趴在窗户前看了起来,在军官训斥完了之后,那些士兵手忙脚乱的满天,火铳声又响了起来。

这一队人被换了下去,另外一队新的士兵换了上来,而火铳声也时不时的也响上一遍。

“真是有钱啊!”

他心里暗暗感叹道,这到底是个什么卫所,这样一次次的将士兵们实弹打着火铳,那些火药弹丸难道不要银子买的吗,这得多败家的人才干得出这种事情来,留着这些火药和弹丸实战的时候用不好吗?

他眼光收回来,突然发现,屋檐下有几个士兵,也在抱着膀子在看着校场当中的操练,这应该是他门外的看守吧!

似乎是感觉到了他的眼光,那几个看守回头过来看了看他,居然还咧嘴对他笑了一笑。

这是个什么情况?

吴三桂心里微微一动,走到门边,轻轻的一拉门,大门应声而开,而那几个看守扭头看了看他,居然又毫无反应的扭过头去,将目光继续投向校场了。

他稍稍犹豫了一下,走到几个看守身边,装模作样地点了点头:“火铳打得不错!”

“这也算不错,要我上的话,我比他们强多了!”看起来年纪跟吴三桂差不多的一个看守,鄙夷的摇摇头:“装填个弹丸火药,我刚刚都数过了,都差不多一百息了,就这速度,等到装好开火,敌人都杵到脸上来了,那还打个屁啊!”

“哦,你能多少时间装填好!”吴三桂饶有兴趣的问道。

“至少三十息的起码标准是没问题的!”这种看守指指身边的同伴:“梅小飞才厉害呢,他能在二十息内完成,咱们当中,数他完成的最快最好了!”

说话间,火铳声又零零落落的响了起来,吴三桂看了那边一眼,心里有些痒痒的,这些普通士兵都可以大手大脚的在这里打火铳,倒是他这个堂堂的都指挥使家的公子,从来都没摸过火铳这种东西。

这尼玛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卫所啊!

“对了,怎么没看见你们徐大小姐!”他若无其事的随口问道:“还有你们指挥使,这些火铳和火铳兵,应该是你们卫所里最精锐的战力了吧,操练的时候,难道上官都不在这里盯着的吗?”

“那不就佥事大人嘛!”身边的看守少年,指着正在教导士兵的一个军官说道:“至于咱们指挥使大人,他事情多的很,这种操练每天都来看的话,那他什么是都不用干了!”

他点点头:“火器营是佥事大人主管的!”

“你说的佥事大人,就徐大小姐?”吴三桂嘴张大得好像可以吞进去一个鸡蛋:“她居然还是你们佥事大人?”

这看守少年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指了指那边,似乎连解释都懒得解释了。

“我能过去和她说几句话吗?”吴三桂大受震撼,突然觉得自己好多问题要问徐采宁,不过,他不确定自己此刻,到底是不是在被关押看守的状态。

“等着吧!”果不其然,看守少年淡淡的看了他一眼:“佥事大人忙着呢,现在可没时间搭理你,你别添乱,爱看就在这里看着,不爱看就呆屋子里躺着去!”

吴三桂:“……!”

好吧,自己好像是囚犯,又好像不完全是囚犯!

吴三桂不再做他想,老老实实的陪着这几个看守少年趴在栏杆上,看着一排一排的士兵们在校场上操练着火铳,以前他觉得的军队操练极其枯燥乏味,但是,他今天却是没这个感觉,他甚至都忘记了自己都没吃东西的事情,直到他的肚子咕咕的叫了起来。

校场上的演练,也好像终于告一段落了,士兵们被聚集了起来,火铳也被集中的收了起来,他看到徐采宁在士兵们的队伍前面说着什么,隔得太远,耳朵又被火铳声荼毒了一上午,他实在是听不清楚她都说了些什么。

不过,从她的姿势上看来,她应该是不大高兴的!

他心里暗暗点了点头,不高兴就对了!

就他亲眼看到的,至少两三百人今天上午在这里操练火铳,而至少每个人都打了三次以上,这意味着就这短短的一个上午,这些士兵就足足消耗了一千次以上火铳的发射药和弹丸。

他不知道这火铳药和弹丸的价钱如何,但是,这些消耗总是应该比拿着刀枪对砍操练的消耗要大得多吧!

“多少钱,这种事情我哪里知道?”

面对他的问题,看守少年愣了一下,果断的摇了摇头,然后伸手指着他的身后:“要不,你直接问我们指挥使大人好了!”

吴三桂扭转过头,只见昨天晚上见过的那位卫指挥使,正站在他的身后歪着头看着他,似乎有些疑惑,作为囚犯的他怎么和看守一起站在这屋檐之下了。

“先生,他想知道这打一发火铳得多少钱!”看守少年却是直接开口了。

“不到三钱银子!”江晚微微点了点头:“倒是也没几个钱!”

“没几个钱?”吴三桂顿时无语了,这意味着,就他上午看到的这次操练,就是三百两银子出去了,这还不算火铳的磨损之类的,而眼前这几个看守少年可是说,这样的操练,可是天天都有的。

他微微的抽动了一下嘴角,一个卫所五六千人,就算他一半是火铳手,算了,别说一半了,就算一千火铳手,这操练一个上午,就是差不多一千两银子出去了,那一月岂不是三万两银子。

这哪里是练兵,他都怀疑这支兵马是不是觉得兵部的银子多,特意建立给兵部的库房减轻点负担的?

不过话说回来,真要是在这支兵马中,哪怕就是个蠢材,这样用银子砸,也能砸出一支精兵来了。

“对了,昨天没有请教,大人是哪一卫的指挥使!”吴三桂恭恭敬敬的对着江晚拱了拱手,不管对方有没有本事,但是,能弄到这么多银子还不怕糟蹋到军队身上的,就值得他吴三桂钦佩。

“南海卫!”江晚微笑着看着眼前的少年:“你没听说过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