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2章 陕西有民乱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许白在干什么?”

所有的臣子都退了下去之后,朱由检心里依然隐隐有些亢奋,但是,这亢奋当中,似乎还有些其他别样的情绪,让他有些说不上来。

“陛下,许指挥使一直都在南海子那边练兵呢?”

王承恩笑着给朱由检打着扇:“上个月倒是递了折子进宫来,要给陛下请安来着,按照陛下的吩咐,奴婢给拦了回去!”

“他没有干别的事情?”朱由检似乎有些惊讶:“他好像不是那么安份的人啊!”

“难道陛下希望他干点别的事情吗?”王承恩笑道:“陛下需要安分守己的臣子,他就做一个安分守己的臣子,陛下需要不安分守己的臣子,他也是敢提刀杀人的主人,这许指挥使文人武行,不简单啊!”

朱由检看了一眼王承恩,摇了摇头:“也就是你敢在朕的面前这么说话了,这要换一个臣子,朕一定以为是替许白说话来着,朕身边的人,是什么品行,朕心里自然有数,还需要别人提醒吗?”

“奴婢是皮厚,不怕陛下责罚!”王承恩笑呵呵的说道:“陛下想要用他了?”

“今日召见袁崇焕的时候,他让朕有几分难堪了!”朱由检叹了口气:“他居然担心朕要抽调他蓟辽的边军去平陕西的民乱,朕是这么不晓得轻重的人么?”

他叹了口气,突然又有几分恼怒起来:“这陕西的官员,要昏聩无能到什么地方,才让这陕西民乱一直都弹压不下去,还有朝中温体仁等人,一味的想着招抚那些作乱的流民,这抚来抚去,这民乱越来越甚,现在,连边军都担心起了,这是瞧不起朕么?”

“陛下的意思,让许白的南海卫去处置此事?”王承恩一愣:“京卫处置民乱,这耗费的钱粮可不是少数啊!”

“召他来,朕问问他的意思!”朱由检有些烦躁的摆摆手,他现在最听不得的就是“钱粮”二字,现在的大明朝,就好像一个巨大的筛子,无论朝廷进项多少银两,总是很快之间就从筛子里漏得干干净净。

而且,到处还都在伸手,找朝廷要钱。

他朱由检做这个皇帝才几天,就算是变银子,也变不了这么快啊!

一个时辰之后,许白风尘仆仆的出现在了朱由检面前,这个风尘仆仆不是形容词,而是他真的一身尘土,哪怕进殿之时,他似乎刻意的拍打过,但是,还是遮挡不住浑身的尘土气息。

“在练兵?”

“是,按照陛下的旨意,臣一直都练兵!”

“练得如何了?”

“堪堪一用!”

朱由检从面前的奏折里抬起头来,看着眼前的许白:“陕西有民乱,地方官府应对不利,边军调动不易,南海卫能用吗?”

“只要陛下旨意所指,就是南海卫五千勇士为陛下效命之时!”许白朗声说道:“南海卫可用!”

“但是朕没有太多军资给你!”朱由检低下头,似乎掩饰脸上的一丝困窘:“比起陕西,辽东那边对朝廷来说,更为重要,所以,朕拨你五千白银,此后开销用度,自行筹措!”

“臣领旨!”许白点点头。

“去回去准备一下吧,十日之内离京!”朱由检抬起头来:“朕是因为陕西官员昏聩无能,朕才特意让你领军前往,你南海卫新建之军,战绩全无,若是没有必胜把握,朕不要求你们强行出战,但是,若战,战必胜,朕是让你南海卫为朕长脸去的,你明白吗?”

“臣明白!”许白笑了起来:“臣的南海卫,可是天子亲军,亲军自然要有亲军的颜面,陛下放心,臣此去,必当凯旋!”

许白谢恩,许白噌噌噌的离开了,许白什么都没说,领命就走了。

朱由检足足愣了好一阵,才好像缓过来一样:“大伴,你这半年,可曾听到什么消息,说这许白性情大变么?”

"这个,倒是不曾听说过?"

“朕怎么感觉,他以前不是这么好说话的!”朱由检喃喃自语道:“朕故意冷落了他这么久,就算他没有怨言,此刻朕一句话,叫他领兵出京平乱,这至少得找朕狮子大开口吧,朕都已经做好准备,只要他开口,朕就是从内帑里,也得给他拨些银子出来了!”

“陛下,你忘记当初辽东大炮的采买银子从哪里来的吗?”王承恩呵呵一笑:“论起捞银子,咱们的这位许指挥使,只怕是行家里手,这还是他愿意守规矩,若是不愿意守规矩的话,当初陛下清理朝政的时候,只要他想插手,随便抄没几家,落下的银子就不在少数了!”

“他的确是一个重规矩的!”这一点,朱由检表示同意:“若不是想着快点了断陕西那边的事情,朕还真的想见识一下他捞银子的本事了!”

他长叹了一句:“我大明文臣武将,都有卓越之辈,但是精通财货交通的人,实在是太少了,朝廷里现在处处要银子,真要他有这本事,朕将他放在户部,只怕比放在这军中强多了!”

“陛下,杀人的刀和写字的笔,在陛下眼里,都是没什么区别的!”王承恩说道:“只是陛下信得过,又有本事的,才犹为可贵……”

朱由检点点头,沉吟了一下:“也是,若是这次陕西的事情,他办得漂亮的话,朕也是要考虑,是不是放他出去,做点真正的事情了,该历练的历练的差不多了,磨好的刀不用,那岂不是辜负了朕的期望!”

他看了王承恩:“朕的这意思,你可以委婉的提醒下他……”

“奴婢不敢!”王承恩听得这话,吓的噗通一声就跪下了:“奴婢绝对不敢泄露和陛下交谈的只言片语!”

“起来!”朱由检摆摆手:“朕自然是信得过你的,朕的意思是,出京之前告诉他朕的期望,也是让他心中有着必胜之心,有着感激之情,若是带着一肚子的怨气去陕西的话,那可不是朕希望看到的了!”

王承恩长吁了一声,从地上爬了起来:“陛下啊,你吓死奴婢了,奴婢还以为陛下怪奴婢嘴不严实呢!”

朱由检摇摇头:“你想多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