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5章 纸要包火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南海卫是奉旨平乱,前提是,得有乱

延安府作为山西民乱的请援奏本中,多次提起的府县,就算是此地官府职能全失,糜乱得一塌糊涂,江晚也是绝对不会感到奇怪的。

从天启年起,陕西这边旱灾,蝗灾,地震,反正啥倒霉事情都被这边遇上了,用民不聊生来说,绝对都不会为,而每年朝廷拨下来的赈济的银子和粮食,也是一个巨大的数目。

就江晚知道的,朱由检即位后,就曾经两次拨给陕西赈灾银子十万两,而最近一次的十万两,拨下来还不到三个月。

那么,问题来了,既然灾情这么严重,灾民都聚集作乱了,为什么南海卫进了这延安府却是波澜不惊,一片国泰民安的景象呢。

不过,即使是再多的疑惑,江晚暂时得不到解答,也只能等待。

南海卫是军队,自然不能干涉地方的民政,也就是说,如果当地官府没有求助,南海卫所在附近没有明显的民乱,他南海卫连出动的理由都没有。

换做一般的军队,这自然是求之不得的事情,打仗是要死人的,好花钱的,谁愿意没事就去找仗打,就是地方官府来求助,没有足够的粮食钱财,这兵马还真未必肯动。

南海网不是一般的军队,尽管现在整个南海卫,看起来,和一般的军队没多大的区别。

进驻了延安府,南海卫的士兵们,并没有放羊一样,在延安府的大街小巷到处乱窜,而是老老实实的呆在营地里,虽然操练的强度比不得在京里的时候,但是,每天至少全军都操练一到两个时辰。

除了基本的战技,操练的内容,多是队伍里各个千户之间的配合,如果从京里拉出来这支人马直接就上了战场,因为这些配合问题,肯定是要付出点代价的,但是,谁都没料到,到了陕西之后,还有能有时间他们慢慢磨合。

而士兵们,也知道此时的操练,关乎着他们的生死,操练的时候,鲜有不用心的。

唯一的例外,就是火器队了,到了这里,火枪的实弹操练显然是一种浪费,本来出来时候携带的火药弹丸是用来作战的,若是这个时候消耗掉了,再补充就得直接从京里补充了。

因为这个原因,江晚一点都不急。

不管这延安府是真有民乱,还是粉饰太平,反正他南海卫驻扎在城里,需要战斗的时候,他不会含糊,但是,若是不需要他们战斗,他也乐得太平。

延安府府衙。

宋衮和几个属下正在谈论着公事,有下属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宋大人,朝廷拨付的赈济银两到了!”

宋衮脸上顿时一喜:“我延安府这次有多少!”

“八千两!”那下属大声的说道:“而且,杨大人说了,今年就这么多了,粮食的话,西安那边也不会再拨给了,无论是咱们自行筹集还是买粮,这就是今年的数目了!”

“八千两?你确定没弄错?”宋衮脸一下就黑了下来:“朝廷拨给陕西二十万两赈济银子,我延安府乃是重中之重,就让就给了咱们八千两,其余的银子,难道都长翅膀飞了吗?”

在一边的延安府同知,脸色更黑了:“今年注定是颗粒无收,这点银子能换多少粮食?若是靠这点银子的话,我延安府的百姓,要饿死大半!”

“不会饿死大半的!”宋衮看了一眼同知,“去年比起今年的情况要好一点,府库里也还有点存粮,尚且上万人的民乱出现,今年的话……”

他叹了口气:“我都不知道咱们熬不熬得过去了!”

“所以你才催那支朝廷来的兵马来坐镇咱们延安府?”同知大人看着宋衮:“真要出了大乱子,这千把人,丢出去连个泡都不会起的!”

“你去一趟西安吧!”宋衮对着同知大人说道:“亲自向杨大人面陈我延安府今年的灾情,顺便看看能不能用这八千两银子,采买一批粮食回来,粮食好坏无所谓,能填饱肚子就行!”

“那你呢!”同知大人看着宋衮:“银子我全部拿走,到时候真出事了,那咱们请边军出动的银子可都没有了!府城若是有失的话,咱们两个的帽子,帽子下面的脑袋,可都有些危险了!”

“有南海卫!”宋衮摆摆手:“真要是有危险的时候,去求援的,自然有他们,京卫嘛,若是全军覆灭在这里,朝廷的颜面,陛下的颜面,可都往哪里放!”

两人商议完毕,同知大人匆匆起身,宋衮站起身来,对着等候自己的那些官员说道:“现在是个什么局面,你们现在也清楚了,所以,我不管你们用什么办法,只要能弄到粮食,不管是乡绅,商户,告诉他们若是一点力气他们都不愿意出,倒是若是他们被流民围了,可别怨官府没有来救助他们!”

“大人,能捐的,都已经捐的差不多了,今年再从大户手中抠粮食,哪怕百姓们没乱,大户们自己就先乱了起来!”

“不怕!”宋衮笃定的说道:“告诉他们,这是本府用来养兵,养精兵的,养朝廷派到我延安府坐镇的精兵的,若是他们不愿意给,到时候,这些京里来的兵马亲自上门讨要,就不是我说的这些个数目了!”

众官员点点头,一个个脸色郑重的退了下去。

等到所有人都散去了,宋衮有些颓然的坐了下来,长长的叹了一口气。

他看看大堂外面,大堂里虽然有几分阴凉,但是外面依然艳阳高照,去年的这个时候,也是这样的天气,但是,等到秋后是一场什么样的人间惨景,他至今记忆犹新。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今年只会比去年更加严峻,饿死的人会更多,而那些活不下去开始聚集起来劫掠大户,甚至劫掠官府的,也会更多。

去年在杨大人的招抚下,好几支作乱的流贼,如今都成了官兵,但是,若是今年继续有大量的这样的流贼出现的话,杨大人还会继续招抚吗?

就算招抚,那也是要银子养着他们的,这一次朝廷的赈济银子,到了这边就这么点,很难说,其中不是有流向那些流贼招安的官兵手中去了。

“流贼越来越多,官兵也越来越多,这世道,怎么成了这样子了呢?”他摇摇头,喃喃自语道。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