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227章 抢了你们又何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江晚带着自己的士兵,几乎是气势汹汹的冲进了延安府的府衙,面对这些杀气腾腾的士兵,府衙里的官差们,没人拦得住,也没人敢拦。

“宋衮宋大人!”

江晚几乎是直接走到后衙宋衮的面前,指着对方的鼻子喝道:“你在坑我?”

“此话怎么说!”

宋衮正在和几个看起来愁眉苦脸的家伙在说话,看到江晚气急败坏的样子,似乎一点都不奇怪。

“城外的流民成千上万,都朝着延安府而来,你身为延安府的知府,你下面的县乡是个什么情况,难道你不知道吗?”江晚越想越气:“明知道我南海卫不过千余人,这种情况下,你居然还隐瞒实情,诳我们出城弹压流民……”

江晚脸上流出几分冷厉的神色:“你是觉得,我南海网是千里迢迢来你延安府送人头来的吗?”

“你南海卫本来就是奉旨来平乱的啊!”宋衮好整以暇的说道:“难道说,在江指挥眼里,这平乱还分大小,大的民乱,就畏缩不前,这就是京卫的做派,是天子亲军的做派吗?”

“你……”江晚恨不得一脚踹死这个家伙,无非是多提醒一句的事情,结果差点让他失陷在流民的大军当中,这还是他亲自带队,若是换了属下的一个军官,只要对流民接阵,就必定会有死伤,而无论杀死多少那些面黄肌瘦的妇幼,他南海卫绝对不会有什么成就感。

而若是不动手,那自己就得承受那些流民的打击了,只要足够多,那些尖锐的树枝瓦砾,也是能杀死人的。

“先别说这么多了,你立刻请求城外的卫军进城,关闭城门,准备应对流民大潮!”

江晚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压抑着自己的冲动:“流民虽多,但是他们武器甲胄却是极少,只要有着足够的守军,据城死守,他们是没可能攻进城来的,若是他们发现进不了城,自然是会绕着府城朝着别的地方而去了!”

“南海卫就是唯一的守军!”宋衮摇摇头:“城外的卫军,没人敢放他们进城,进城之后,他们到底是兵还是匪,谁敢保证!”

“偌大的延安府,你就指望我们南海卫千来号人?”江晚盯着对方。

“还有我延安府上下官员,以及……”宋衮看了看面前的几个人:“以及这延安府满城士绅百姓,都愿意助守城官兵一臂之力!”

看着江晚还要说话,宋衮站起身来,长长的给了江晚一揖:“江指挥,事先没有给你说明延安府的困境,是宋某的不是,宋某在这里给你赔罪了,但是,若是不让你的人马去城外看一看,江指挥绝对不会相信我宋某嘴里说的一切,甚至以为宋某只是在危言耸听……”

他脸色严峻的说道:“卫军糜乱不堪,在三边总督的招抚下,甚至卫军补充了不少去年招揽的流贼,这些人,打死宋某宋某也不敢请他们入城的,而江指挥的兵马,宋某却是没这一个顾虑,所以,江指挥,延安府拜托你了……”

“这么说来,你还是瞧得起我,给了我南海卫一个建功的机会了……”

“城门我已经令人紧闭了,府衙里所有衙役,都已经派了出去安抚民众和看守府库!”宋衮站起身来:“流民最多一天,转瞬而至,这是我延安府的危困时候,也是江指挥的兵马立功报效朝廷的时候,宋某有幸,能一目睹天子亲军的战力和风采!”

江晚沉默了下来,半响,才缓缓的叹了口气:“城外的,可都是你治下的百姓啊!”

“并不然!”宋衮脸上露出斩钉截铁之色:“我延安府治下的百姓,能进我府城里,我都已经竭力收拢了,而不进我府城的,不是已经逃难背井离乡,就是已经沦为流贼,四处劫掠作乱,江指挥,我可以保证,即将出现在我延安府府城之下的,我延安府的百姓,绝对不会超过一成!”

要就死了,要就逃了,剩下的都被收拢到了府城里了么?江晚微微有些愕然,延安府的府城能收拢多少人,十万?八万,难道说,这些人就是眼下整个延安府的百姓了?

“城里的粮食,可支持多久!”

他关心起这个问题起来,如果真是这延安府数万人全部被流民困在城里,这每日消耗的粮食可不是一个小数目,粮食若是不够,城外还没乱,城里没准就要乱了。

“南海卫所有官兵,一月之内不用担心粮饷!”宋衮回答道。

“那满城其他的百姓呢?”江晚追问道:“能支持多久,才会出现饿死人的事情?”

“这也是我和他们正在商议的事情!”宋衮摊摊手:“府库的余粮,供应守城的官兵已经府衙上下一个月,已经颇为吃力,至于城里其他的百姓,也只能从府库里抠些粮食出来赈济,而这几位,无一不是我延安府的大粮商,若是有他们的支持,我延安府的百姓,或许就能少饿死一些人!”

他顿了顿:“官府想找他们几位,借点粮食!”

江晚点了点头,转身过来:“王德胜,请封千户已经卫里百户以上官员来府衙,听候我和宋大人一起布置守城示意!”

身后的王德胜蹬蹬蹬的跑了出去,江晚看了看这面前几人,走到宋衮面前坐了下来。

“你们有粮食,不愿意借给官府?”江晚冷冷笑了一笑,有些渗人:“还是说,你们在这里,坐看满城百姓饿死,还要和府台大人讨价还价一番?”

“这些粮食,也是咱们真金白银换来的!”

有个胆子大的粮食站了起来:“官府一句话,就要将咱们的粮食借走,还不还得回来鬼才知道,这位将军,恕草民直言,这和抢劫咱们这些本份商人,有什么区别?”

“你们呢,也是这么想的吗?”

江晚看看其余几人,这几个粮食看了看这个说话的粮商,犹豫了一下,也是缓缓的点了点头。

哪怕对面是知府大人,哪怕对面是个带兵的丘八,但是,这个世道,敢做粮食买卖的,甚至还能粮食买卖做大的,又有几个是简单角色。

“好,那我就抢了你们!”江晚恶狠狠的说道:“有什么冤屈,你们尽管去告,就算告到陛下面前,你看你们能不告赢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