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九章 夜斗的想法和来袭的毘沙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可算是终于给我凑够了,这小怪给的经验也真的是太少了……”

在自己的住处里,顾墨对着卧室衣橱上的镜子,打开了属性面板,选择升级加点,同时也是一脸有气无力的样子。

他之前精力透支过度,休养了足足两天多才缓过劲来,深刻的感受到了自身的底子到底有多么的不足,但是也没有耽搁,而是开始继续选择刷经验……只是这一次没有再使用之前的方法速刷,而是准备先自个儿刷一刷,将目前这一等级最后的经验填满。

因为看进度条已经没差多少了,只要再升一级,再投入一个点数,按照那越到后面增幅越高的趋势来看,他的精力都会得到非常显著的成长增幅,换言之也就是可以支撑守护灵的大招更长的时间,可以进行更稳定的速刷。

这个想法也不能够说是错的,毕竟手头上的引怪道具数量也是有限,自然需要精打细算,让每一次都尽量利益最大化了。

唯一的问题就是,这个副本的低级怪实在是太过杂鱼了,每一只给的经验都低得令人发指,再加上正常情况下总是远远的就绕着他走,想要找到它们本身都是挺难的一件事情……

因此愣是又拖了几天的时间,顾墨才把最后那看上去“为数不多”的“一小截”的经验条填充满。

说起这个过程,他都觉得自己的肝在隐隐作疼,那种在下载一个大文件,前面的进度条火速走完百分之九十,剩下的一小截的时候,网速却突然变得只有十几K的感觉实在是太煎熬了。

不过总算是在今天给肝完了。

看着生命等级从LV6变成了LV7,自己也获得了一个可分配点数,顾墨稍微琢磨了一下,还是迅速的做出决定,将其加在了精神属性上面。让这个属性的真实数值变成了13个点数,与他目前最好的体质属性恰好持平。

尽管每提升一个等级,都只有一个可分配点数的奖励,不过每个点数都弥足珍贵,带来的提升也都是堪称巨大的,所以质量方面所具备的绝对优势还是很好的弥补了数量上的不足。

13点的数值带来的表现自然会更加给力——

像是顾墨之前唯一达到这个数值的体质属性,虽然在最直观的防御力方面还没有到钢筋铁骨,刀枪不入的程度,但是体能耐力真的是肉眼可见的变得非常绵长,恢复能力也变得相当惊人。

毕竟除了当初的那些逼得他不得已“洗手疗伤”的致命伤创之外,他在那之后也不是没有过碰碰磕磕的经历,也不是说就没有受过一些小伤,只要受伤就必定都是致命伤……这当然是不可能的。

但是却一直没有受到那些小伤小痛的影响,就是因为他的恢复能力变得很给力,轻微程度级别的擦伤碰伤之类的,可能是早上才受的伤,到了夜里的时候就已经好得七七八八了。

只要不是比较重的创伤,都根本用不上源赖光的秘药或者安倍晴明的疗愈术法……尤其是在获得白蝮的庇护之后,他在回血的这方面大约变得更加离谱了,开始从惊人向着非人的方向过度。

现在的话,在精神属性达到了13点的数值的瞬间,顾墨的直观感受就是一下子变得特别神采奕奕起来,他关掉属性面板的可视化显示,注视着镜子里面的自己,不知道是不是错觉,似乎自己的双眸变得更为明亮了。

都说眼睛是精神的外化,所谓的炯炯有神大约便是如此。

而且……

顾墨眨了眨眼睛,若有所察的环顾四周一圈,他租的这个房子里本来是很干干净净的,不过在加点完毕的瞬间,他就似乎变得稍微有些……嗯,敏感了起来,仿佛听到了一些悉悉索索的声音。

有那么一瞬间,他还以为是老鼠蟑螂啥的,因为这声音仿佛就在自己的身边的空间区域,但不是在自己身周附近,而是在墙壁里面、天花板上面,以及隔壁的房间传来,还有地板下面也有。

明明是安静的环境,却从各处都发出了声音,悉悉索索的在这入夜的安静时分更加显得诡谲而且瘆人……

但是仔细听一听,就会发现那不是什么无意义的杂音,而是某种言语,好像是某些看不见的人,或者干脆是这座房子的各处都在发声说话一般。

“好痛……”

“为什么……”

“去死去死去死……”

痛苦的,悔恨的,怨毒的,诸如此类的各种声音在回荡着,一般人在听清之后大约都会觉得浑身发冷,汗毛倒竖,不是惊声尖叫就是身体僵住,然后估计就是要连滚带爬的冲出房屋,接下来怕是都不敢回来了。

不过顾墨却是非常淡定,他站在衣橱前方,和镜子里的另一个自己同样的歪着脑袋,在认真而又仔细的去倾听分辨着,过得半晌之后,才仿佛确认了什么一样的恍然大悟点了点头。

这屋子的条件环境不错,屋子还蛮大的,不过租金却是相对较低,自然是有理由的。

只不过他当时本来就是冲着凶宅的名头来的,在这个时候自然不会被吓到……甚至于这几天住了一段时间,因为都没有遇到刷怪的情况,还多少觉得很是有点失望来着,现在终于来了点儿状况,反而顿时精神了许多。

——尽管也不是刷怪,不过至少说明自己入住的这屋子的确是凶宅,发生过不少的事故来着,也就是说自己没有上当,至少不会觉得吃亏了……嗯,完全没问题的逻辑!

“彼岸的声音啊……不过和之前体会过的感觉不同,这或许算是我自己的灵感?”

做出如上的判断,顾墨若有所思的样子。

不得不承认,他之前也是一个纯粹的普通人,灵视能力也是守护灵附身之后所带来的隐性好处之一,如果“见鬼”这种事情也能够说是好处的话。

也就是说,他此前的通灵能力其实本质上是守护灵附带的,或许是属于守护灵的感知形式,只是在附身之后,与他这个宿主共享了一定程度的感官……如果守护灵离开的话,他就会失去通灵的被动。

但是现在的话,却可能是他的精神因为一下子增加了不少,变得比常人敏锐太多太多了——正常人的最佳状态也就10点的标准水平,考虑到点数的增幅额度,13点的精神的确是要超出很多了——所以觉醒了真正属于自身的“灵感”?

因而体会到的感觉完全不同,也就可以理解了,大概就是自己亲眼看到的景象,与别人通过摄像机拍摄到的画面,虽然或许都是在观察同一种事物,但是两种情况是存在明显的差异的。

这个时候,他也发现周围的声音慢慢的弱化下去,虽然没有彻底的消失,但是却仿若是细不可闻。

如果没有刻意去分辨聆听的话,就会直接忽略过去的那种程度。

应该是刚刚突破某个阈值的时候,灵感增长导致感知力爆炸性的增强,现在则是在恢复到正常的水平……不过这样也好,如果控制不了自身的感知,无时无刻都要被来自另一个世界的声音干扰的话,顾墨即使不害怕,也会觉得非常苦恼的。

“不过这么说来,12点与13点之间也算是一个小分水岭了……”

他重新打开属性面板,审视着自己的六项基础属性。

在理论标准线之上,多一点就是优秀,多两点就已经是卓越,超出三点的话就是开始逐渐步入一个比较特别的层次了?并不是说超凡,将高度拔升到一个常人无法触及的领域,只是的确属于极少数人才能够看到的风景了。

像是12点的力量就已经是拥有八块腹肌的强健肌肉了,再往上的话,自然就是“大力士”的领域,不是说普通人绝对达不到什么的,但是这的确是占比很少的一小撮人才能够做到的事情。

而且一般人的话,大概也只能够选择从身体方面的力敏体,从而摸索到这个层次的存在。

至于虚无缥缈的精神力量,或是智力相关的脑域开发等,就不是付出努力多少的问题了,需要的往往是天赋。

…………

因为刚刚升完级,正是满状态的最佳情况,不管是体能耐力还是精神力,都是完全满溢的程度,所以顾墨果断的拎起一罐子“黄泉”,就径自的出门去了。

他这几天一直都在昼伏夜出的,在转悠打怪累积经验的过程之中,也对这座城市的了解情况一再提升,眼下不说是了如指掌的程度,却也可以说是相当熟悉,毕竟这几天都在有意识的踩点。

顾墨挑选的地方是比较偏僻的,而且较为巧合的就是,那里也是一片烂尾楼群来着。

本来就罕有人烟,只有一些胆大包天的小混混会在那边晃荡,不过在这几天顾墨的装神弄鬼,连恐带吓的情况下,那些喜欢聚在那片区域的小混混团体也是吓得哭爹喊娘的,这两天都不敢再回去。

既然清场完毕,那么这一次就选择在那里刷一波吧。

顾墨抱着这样的想法,来到了那片被空荡荡的一栋栋高楼围拢着,显得鬼气森森的凌乱工地上。他在夜色的掩护下,揭开了手中的陶罐的封盖,来自常世的气息随风飘扬,散入空气之中。

几乎是在刹那之间,他就感觉到了本来安安静静的四周,突然变得气氛诡谲起来。

无形之物被吸引,常世之气息让阴与阳的境界发生混淆,栖息在死角的夹缝生物像是突然发现了自己可以干涉人世一样,于是乎……只在顷刻之间,便有不计其数的视线汇聚在这里,汇聚在他的身上。

贪婪,热烈,狠辣……仿佛想要将他整个人连皮带肉的吃下去。

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是九尾的霸道,还是白蝮的凛然,都无法形成有效的威慑,因为在黑暗深处盘踞着进行窥伺的魑魅魍魉实在是太多太多了……白天的时候数量稀少,怎么找都找不到,现在数量多起来,它们也就随之变得穷凶极恶了。

手脚麻利的给自己拍上结界符、养身符,顺便给自己依旧没有换掉的折叠小刀拍了张净缠符,同一时间,顾墨用另一只手拿出一个翠绿色的青翠竹筒,拔掉塞盖一饮而尽。

“可以了,来吧!”

他的眼眸里满是跃跃欲试的冲动,有了之前的一次成功经验,现在他心里有了底气,自然不会再有什么心虚的表现,完全就是一副将对面都看做是行走的经验包的样子。

“江湖规矩——我要打十个!”

不过对面明显没打算和他讲什么江湖规矩,也没有打算让他一次只打十个,而是一窝蜂黑压压的冲了上来。

……

……

“等、等等!这是……”

入夜之后,都还在大街小巷各处寻找着猫咪的夜斗愣了一下,愕然的回头望向城市的某处方向。

“果然,那个家伙已经开始了吗?”

察觉到发生了什么的穷酸神明,心中并没有什么惊讶的感觉,只有一副果然如此的了然,他就知道那个人是不会住手的,现在发生的事情也只不过是佐证了自己的猜测而已。

要过去看一看吗?

夜斗握紧拳头,他有些犹豫,自己过去能够做些什么呢,这一次没有必要冒着这样的风险……而且自己目前没有神器,这几天晚上走夜路的时候都会被妖魔袭击,那些越发猖獗的夹缝生物连神明都敢猎杀——

主要也是他没有找到新的神器,虽然出于某种思虑,拜托了一岐日和在她的情况好转之前,暂时充当自己的神器,而少女也很爽快的答应了,可是客观事实却不以他的意志而有所转移。

那就是一岐日和白天要上课,晚上要回家,一般要等到入睡之后灵魂才能够离体,然后担任起神器的职责,而且这终究不是她的本职工作,夜斗也没办法要求她每天晚上都必须打卡出勤……

所以他目前的状态和之前其实没有差太多,如果不提前商量一下的话,神器不来上班,那就是没有神器可用的手无寸铁状态。

可是……

想起那个神明说的话,想起白天看到的情况,夜斗却有些不太甘心。

堂堂正正的战神,光辉伟大的军神,永垂不朽的荒魂……因为讨伐敌人的愿望而诞生的武神,战斗本来就是他们的天性。所以对方的道路无疑才是正确的,立足于自身的神职,同时想要竭尽全力改变这个日渐崩坏的世道。

那么——

要去投靠对方吗?

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心里浮现,夜斗也被自己的念头吓了一跳,但是他冷静下来之后,仔细想一下,又觉得这其实可以接受,正如他做梦都想着拿到高天原的天籍一样,其实为的就是想要有个保障。

在“天”的手下混饭吃,与在别的人手下混饭吃,对他来说并无太多区别,反正都是打工的。而且目前那个神秘家伙展现出来的打算直接与妖魔刚正面,要重现神代荣光秩序的道路,还是挺吸引同为武神殿夜斗的。

不过有个问题,自己要怎么展示自己的价值呢……夜斗认真的思索着,琢磨着自己要不要先帮对方传播一下名气,推波助澜的宣扬一下,这好歹也是力所能及的事情……

“夜斗大人……”

彬彬有礼的呼唤将胡思乱想的祸津神唤回到现实里,定睛望去,发现在前方空旷的街道上,出现了一个棕发绿瞳,戴着眼镜的青年。

“兆麻,是你啊,来找我干什么?”

夜斗有些头疼的看着眼前的青年,对方很客气,但是根据自己的经验来看,只要对方找上门来的话,一定准没好事就是了。

果然,对方一脸无奈的神色,轻声的说道——

“我的主人从来没有放弃过追杀夜斗大人你的想法,现在的话,她已经准备过来了,也请夜斗大人你尽可能做好准备,最好就是快点离开这里……”

他是因为曾经的恩情,也知道当初的真相,所以特地过来通风报信的。

淦!

夜斗顿时暗骂一声,那个疯女人真是有够麻烦的,估计也是一直都在追查自己的情况,当确认自己的踪迹并且发现自己这段时间还连神器都没有带着,似乎陷入一个空档的时候,马上就果断杀过来了。

他按着额头,仰头望向之前的方向——话说回来,这座破城市是不是太多灾多难了一点儿?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