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章 暗中的窥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荒凉偏僻的烂尾楼群,并不是什么好去处。

空空荡荡的楼体,没有任何的装修,一栋栋的在月光之下也是显得通通透透,好似鸽子笼一般,于夜色之下尽显阴森。

而在烂尾楼群围起来的荒凉工地之中,却已然化作一片惨烈的战场,四周的空气变得阴郁无比,在楼群的各处出入口处,空气都如某种浑浊的污泥一样,变得黏稠而有若实质起来。

黑压压的……

像是漆黑的海面,谁也不知道不确定那黑暗之下,蛰伏隐藏了多少的怪物。

它们像是潮水一样,从那黑压压的阴影里涌出,像是在那看不见光亮的黑暗处,有未知的次元空间连通另一个世界,又像是它们本来就密密麻麻的分布在这个世界之中,只是现在过了某条界线才纷纷显露出身形。

能够被看见,也与物质世界有了联系,可以互相干涉……

因此——也就可以被杀死了。

巨大镭射光束一样的闪耀,扫过的瞬间,黑压压的洪潮也是纷纷土崩瓦解,像是潮水用来打魑魅魍魉,来的速度有多快,被扫灭的速度就有多快,它们刷新的速度,就直接决定了某人刷怪的效率。

只不过多数都是毫无智慧灵性,痴愚浑浊的怪物,再加之本身就是由庞大驳杂的负面情绪,自然也多数沿袭了情绪本质的特性,浑浑噩噩毫无章法,大多数只凭借本能与冲动行事——

一如暴怒、贪婪、怨恨……凡此种种,唯独没有理性的存在。

所以自然是杀之不尽,尤其是现在数量特别多的时候,作为声势壮大的乌合之众,它们更加不知道畏惧为何物,眼里只剩下了在它们看来香喷喷的“食物”,恨不得将其连皮带肉全部吞下去。

为了争抢眼前的食物,甚至彼此之间都会厮杀,还没有等九十九武器的剑光斩到,就有不少已经自己打得个头破血流,或死或伤的了……

如此,又怎么能够指望它们有多少的智慧理性呢。

也正因为如此,不管顾墨怎么挥舞蛇剑斩杀,这些大量汇聚而来的魑魅魍魉依旧是一波一波的涌过来,数量全然不见有所减少,反而是有着越来越多之势。

当然,这是好事……

顾墨这么想着,至少在自己还能够支撑得住开大的消耗的时候,这都是一件好事,来得越多自己速刷的效率就越高,虽然现在根本就看不到属性面板的显示,但是他就是觉得生命等级的经验进度条,正在缓慢而坚定的增长着。

一点一点,但是至少每秒钟都在增加。

这也让他每每念及此处,本来很枯燥的重复单调劳动带来的无聊感,也一下子就被冲刷得干干净净,让他迅速重新变得精神起来。

总觉得随时耳边都可能响起悦耳的杂音,可能就在下一秒,狗系统提示自己的经验蓄满,可以升级……这如何不让他充满动力!虽然无聊得很,但是眼前的都是经验包啊!

反正只要能够看得见正反馈,完全就没有问题,不就是肝吗?这个能够有多大点事,自己浑身是肝……对于这个问题,顾墨一点儿都没有排斥,完全可以拍着胸口说自己就喜欢这种肝度。

只能够说游戏令人沉迷的一点就在于此,能够知道升级的进度,能够切实看得到自己的劳动努力等有所回报提升……很多人之所以躺平,就是因为得不到正反馈,看不到进度条,甚至于不知道付出能不能有所回报。

无论怎么拼命,怎么努力,似乎都如泥牛入海无迹可寻,大把的时间和精力投入进去,到头来却是一事无成,这种例子也并不是说有多么罕见,自然就让很多人都提不起努力的想法来了。

这一刻,因为系统而能够确切得到正反馈的顾墨那叫一个精神抖擞。

他一手九十九武器,一手守护灵合体,攻守兼备。

在不需要刻意防守的同时,竭尽全力的刷怪,高速而又效率的清怪速度也仍然比不上魑魅魍魉们的来袭,一切的原由都是因为他身后护着的黄泉水罐,这一次不是直接倾洒倒出,形成常世,就是单纯的揭开了封盖。

——内中的“黄泉”正在在缓慢挥发,但是效果却是相差无几。

对于魑魅魍魉来说,它们早就已经形成了一种本能,一旦察觉到黄泉国度的气息,就会立刻汇聚而来。因为每当通道打开,亡灵就会纷纷汇集过来,所以它们久而久之也就知道,每次有黄泉气息出现的时候,就是开自助餐的时候。

这个就已经可以了。

眼下其实不是风穴打开,也不是死者世界的通道出现在人间,但是依旧有亡灵被吸引而来,同样的魑魅魍魉们也不会理性的思考,只是遵从本能也蜂拥而来,准备开餐……然后也因为如此,成为了顾墨的大餐。

这个世界大抵便是这样,小鱼吃虾米,大鱼吃小鱼……

顾墨呼啸着斩出手中的剑光,同一时间,白蝮的轮廓在昏暗夜色之中若隐若现,偶尔闪烁一瞬,宛若是一道落在大地上的雷光,如梦如幻,长长的躯体蔓延,神龙见首不见尾,只有细密的鳞片反射着清冷的月光。

寻常人看到这一幕,估计都会觉得是自己眼花,看错了或者出现了幻觉什么的,毕竟一无所有的空气之中,怎么可能会突然有无比巨大的蛇躯蜿蜒盘旋呢?虽然往往只有一刹那间的光影交错,轮廓浮现,也足够惊心动魄。

而在这致命的光影与美感之下,是同样致命的杀伤力,犹如匹练的白光吞吐锋芒,通体都仿若由纯粹而毫无杂质的光体构成,无限闪耀的显赫之剑迸发出来的是恐怖的光与热,在这暗夜之中有如一轮炽热的小太阳。

一扫而过的瞬间,十数丈范围之内,密密麻麻的魑魅魍魉本来挤压如潮,却都是瞬间被巨大镭射光束一样的剑光斩过,而后便尽数如盐水在高温之下蒸发了个干干净净。

也许是因为它们的等级太小,实力太弱,但是这也和九十九武器的攻击力完全溢出有关。

就算是把它们换做仁王世界里面的普通妖鬼单位,估计也是一刀过去,就能够将之悉数全部斩得干干净净,堪称霸道绝伦……即使有些魑魅魍魉的不是小虾米,也混成了大鱼,但是在这显赫锋芒之前却都是和纸糊的没有区别,好似铁锤砸烂豆腐一样被粉碎个稀巴烂。

魑魅魍魉尽皆都是由人的「畏惧」一面生成的怪物,这些来自于人心阴暗面与黑暗情绪的怪物栖息在死角之中,也因为人心千面,面面不同,所思所想所忧所虑也是全然不一样,所以它们也是种类繁多。

不光是外形上的千奇百怪,就连与生俱来的天赋能力也往往有所不同。

在如此庞大的基数之下,自然难免偶有一些比较奇诡的异数,一般来说是比较麻烦的,本身战斗力不算特别强悍,但是却有着很麻烦的苟命能力。或是体量巨大,再生能力强悍;或是存在形式诡谲,看似独立却有复数躯体相连,活像是连体婴儿的那种。

可是在这个时候,也往往发挥不得丝毫作用,因为在被九十九武器的显赫锋芒爆破过一次的同时,猛烈的剧毒也在它们身上传播开来,有若附骨之疽,只要沾上一点便是只有一个下场。

白蝮不同于其他的蛇神,因为一般蛇神往往属于水德,但是白蝮却更以剧毒而为人们所敬畏崇拜。作为守护灵,带来的常时庇佑效果也是如此,就足以说明很多问题。

而九十九武器发动的时候,驾驭接引的到底是什么守护灵的属性力量,也会影响九十九武器的强度、属性以及效果等一系列的性能,所以在顾墨手中带着凛然声威的蛇剑,不光是本身的威力惊人,而且还带着极其猛烈的毒属性。

因此——

魑魅魍魉的力量与使用也是需要消耗的,但是就算没有被当场斩杀,猛烈的白蝮之毒也会直接作用于它们本身的灵体性质,只需沾染上一点就会蔓延散播至全身,直至彻底衰败腐朽,枯萎殆尽,至死方休。

再生能力如何惊人,或者拥有什么诡谲天赋,也改变不了结果,没有被当场斩杀的代价就是死得更加痛苦,不被干脆利落的粉碎轰杀,也会被生生毒杀拖死。

刀刀烈火不说,还因为净缠符的附魔,每一刀都是真实伤害带暴击,同时刀气本身也自带毒属性……真可以说是一击过去,对面不死也要残,没有被清空血条,也被上了一身的DEBUFF。

九十九武器就是如此的霸道给力,顾墨觉得自己虽然直到现在,都还没有爆出过一件像样的装备来。

但是对守护灵的两种运用之法,就像是早早就让他拿到了两件金色传说的装备,一件武器,一件防具,而且都是可成长的类型……没有得到有属性的装备,与之相比,似乎也不是什么大问题了。

“还能够支撑一段时间……”

无视四周的阴风怒号,各种回荡的鬼哭之声,顾墨的身体机械的重复着几乎要形成肌肉记忆的挥剑动作,脑海里却是在感受着自己的状态,思忖盘算着自己还剩下多久的支棱时间。

大古可以变身迪迦,但是不代表大古就是迪迦,两者的情况要分开看待。

他也是一样,如果等到守护灵的力量无法催动的时候,只剩下他自己在这里,有一百条性命怕是都不够周围的妖魔鬼怪分的……所以要掐准时机,到该跑的时候就要果断跑人。

不过精神强化到13点,和13点的体质配合起来,倒的确是让他变得更加持久了,比起之前那次明显要好一些。

虽然精力仍然是在迅速流失着,不管是九尾附身,还是手中的白蝮之剑,都如同一个个无底洞那样,在疯狂的吞噬着他的体力与精神力,以此作为代价构建让力量流过来的通道。

顾墨略有些惋惜,同时也有些奇怪的望向四周,发现夜斗的确没有过来。

他本来还以为察觉到问题之后,那个穷神怎么的都要过来看看,然后要是还能够帮自己护法一下,让自己可以集中精力在攻伐方面,不用浪费过多的消耗在防护上,效率应该还能够再提升一些,至少还能够再坚持一会儿。

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开战到现在,夜斗都完全没有过来这边的打算……不知道是正好有事缠身,还是明哲保身,根本不打算掺合这种危险的玩火行径。

“嗯?!”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又是一波黑压压的魑魅魍魉冲上前来。

顾墨也不细想,仍旧是机械单调的一剑挥出,紧接着在那黑潮分崩离析的瞬间,从魑魅魍魉的群体之中却是猛然冲出一道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来到了他的身前。

“嗯?”

什么东西?

轻轻的发出一个音节,顾墨只看清一张有着眼球图案的古怪面具,然后下一刻,在他身后的空气之中出现扭曲,隐隐有如烈焰一样的庞庞九尾的轮廓浮现,而后轻轻拂动,倏忽之间又隐去不见。

给人的感觉就好似是附身在他身上的某个存在挥了挥尾巴,又好像是他自己突然长出了尾巴,轻轻的拂动了一下的样子。

总之,那个瞬间接近的戴着眼球图案面具的影子,就悄无声息的在靠近顾墨身体的时候,直接被焚成灰烬。

接着被九十九武器掀起的冲击波狂风一吹,就全无了踪影。

甚至于顾墨都没有来得及看清楚那是个什么东西,九尾的妖力太过恐怖巨大,只是随意的反击就直接抹去了那个似乎有所预谋发动袭击的东西……当然,也一下子耗去了顾墨不少的精力。

顾墨短暂的沉默了一下,他环顾四周一圈,入目所见的都是密密麻麻的魑魅魍魉,虽说自己是可以看到血条,但是在这种情况下看到的血条也是层层叠叠的,根本难以分辨,有什么妖魔混迹在其中想要袭击自己的话还真的是不好提防。

戴着面具的妖魔……

他努力回想着,只是记忆终究有些模糊了,怎么的也想不起具体的细节,唯一记得的是这种东西似乎与夜斗的“父亲”有关?

“这可真有意思,儿子没有引过来,却引来了老子……”

他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一样,一边继续扫荡着那些蜂拥而来的怪群,一边若无其事的打量着四面八方。

不过接下来,却是没有再出现什么戴着面具的妖魔,进行什么有预谋的偷袭,仿佛刚刚的纯粹就是一个试探……

…………

“真是奇怪啊……到底是什么来历呢?”

有些慵懒的声音在昏暗的房间响起,借助窗户外面的月色和璀璨的城市灯光,虽然房间里没有开灯,但是依稀可见其布局布置,比较简洁,还有书桌,像是什么学生的卧室。

“完全没有印象啊,也搞不清楚……不过似乎是个不太好惹的家伙,本来只是想要看看我那不成器的儿子怎么样了,没想到居然正好遇到这样的一个人。”

在窗边坐着一个身影,因为房间黑暗,看不真切,只能够大概辨认是一个少年人的样子,就连声音都是高中生,还带着淡淡的笑意。

“不过也挺好的,本身和黄泉有所关联……这个倒是可以做做文章,最近我正苦恼要不要找个倒霉蛋当替罪羊呢,这个人就跳出来了……”

他似乎有了什么想法,然后转头看向了房间里沉默寡言的另一道身影——

“螭,你明天也去见一下夜斗吧,把毘沙门那边的情况给他透露一下,把他留在这城市里面……”

“明白了。”平淡的少女声音回答道。

“那就这样吧。”仿佛高中生一样的人笑了笑,看向远处的某个方向。“真是一个奇怪的武神……不过既然正好撞在我手里,就让我给你送一份大礼吧。”

他心中有了想法,准备推波助澜一下,让那个注定要被自己利用的棋子接下来出一出风头……

只要将众神的目光都被吸引而来,让有所忌讳的“天”误认为那个武神就是要被排除的异端对象,接下来一定会竭尽全力的对付对方……而不管结果如何,高天原的精力都暂时被牵制住了,他也可以暂时轻松一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