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一章 夜斗之父:优势在我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精力仍有些许盈余,或是再刷一小会儿,或是调动一下九尾的妖力,都是可以做到的。

但是顾墨尽管恋恋不舍,却还是在这个时候果断的收手了,因为戴着面具的妖魔虽然没有再出现,就只是之前不知道出于什么原因试探了一次,可是谁能够确保它们以及幕后之人没有在暗处偷窥,等待机会呢?

他不能够轻易冒险,也不能够暴露自己最大的弱点——变身有时间限制,一旦支棱的时间过去,就会重新暴露出凡人的弱点。

也许这个世界的神佛妖魔都非常的……emmmmm,非常的丢人,不过顾墨却没有因此而放松警惕或者变得自大起来。

他知道就算是那些所谓的神明再怎么接地气,再怎么没有逼格,说到底也就是没有预想之中的神通广大而已,给他的感觉这更加像是一个关于现代都市异能主题的世界,一个个异能者披着古代神话的马甲,自诩为神而在舞台上活跃着。

没错,就是这么一个感觉,他对于这个副本总是抱有的那种淡淡的却又挥之不去的违和感,大概就是这么来的。

但是即使和想象之中的神明概念有着很大程度的出入,众神们的平均能力值依旧是远超凡人,而且除了信仰的桎梏之外,这几乎就是常态的等级战力表现,只要他们还能够稳定存在,完全不像是顾墨自己——

如果不依靠守护灵这种来自另一个世界的至强之力,他基本上就是一个力气大一些,身体好一些,会一些小法术的普通人而已……与那些落魄丢人的神明,也还是无力相抗衡的。

所以,在明知道有不怀好意的家伙于暗处窥伺的时候,他自然不能够显露自身的软弱之处。

一如之前那般,卡住最后的一部分精力条,顾墨直接果断的调动九尾的妖力,瞬间爆发出无数的红莲爆炎,可怕的真空热浪夹杂着高温辐射向着四面八方迅速冲击而去。

汹涌而上的魑魅魍魉全部在一刹那间就被焚烧一空,连惨叫都来不及发出就化作了经验值,而这个范围AOE也是使得从开战以来就越杀越多的战场,在这一刻出现了一个短暂的空档,后面的怪潮没有能够跟得上来。

红莲之火在空气之中席卷,瞬间完成灼烧而后又熄灭,并且在顾墨下意识的想法驱动之下,九尾的火焰只烧死了那些魑魅魍魉,却没有对周围的工地的建材、物品造成太多的灼烧伤害。

——如果不是空气之中那残留着的可以直接灼伤人皮肤的热浪,甚至会让人觉得刚刚的烈焰火海只是幻觉。

而当闪耀的红莲焰光消散之后,黑压压的怪潮也瞬间疯狂的一拥而上,一如之前那样想要依据本能行事,将它们眼中的猎物分而食之,只是在这个时候,场地中央已经空无一人了,就连黄泉水罐都消失不见。

黄泉挥发带来的常世气息在缓缓消散,失去猎物的魑魅魍魉们陷入了茫然,不解,但更多的是暴怒与饥饿等本能所驱使的状态之中,有很多都互相厮杀起来,场面一片混乱……

久而久之,也就慢慢的散去了。

阴郁空气消散,有若实质的黑暗也逐渐不见,一切都恢复了正常,澄澈的月光仿佛总算是能够穿透厚厚的乌云,洒落在这片荒凉的城市一角的区域之中,带来了些许清冷而又寂静的意味。

一直到整个长夜过去,黎明的破晓刺穿黑夜,这安静也不曾被打破。

…………

顾墨悄悄的回到自己的住处,他并不急着回去拾取战利品,而是打算等过两天再过去转悠一圈……或者干脆等到下一次的速刷开始,再顺便一同捡了,这样也不是不行。

反正战利品估摸是不会消失的,而且根据经验来说往往也没有能够开出什么好东西,所以他宁愿保险一些。

他在住处的四周街道的各个节点上,重新布置了结界符警戒着,虽然在有守护灵预警的情况下,这个只能够算是锦上添花,不过也总是好过没有的……做完这一切之后,才施施然的又回到自己的卧室,站在那衣橱的大大镜子前方,准备检阅这一次的收获。

身体这一次没有再传来过度疲惫的不满信号,主要是因为有了上一次的经验,他没有再把自己弄得精力过度透支。

超出限额的支取,必然是有代价的,不可能说无中生有,所以只能够是身体和精神代偿了……挂上那样的DEBUFF,非要榨干自身的最后一点精力,不见得能够增加多少收获,但是副作用就是接下来要几天时间来恢复,在他看来并不值得。

打开属性面板,他轻车熟路的点开升级页面,尽管没有能够升级,不过出门之前才提升到LV7的生命等级的经验条,已然因为今天晚上的一波大刷特刷,而又积累了接近大半的样子,再来一波就可以到LV8了。

还有便是职业等级的经验,尽管仍旧是增长缓慢,不过相对而言,这一次的涨幅要比上一次明显不少——主要是因为顾墨隔空就用上几手咒符,而且在挥舞九十九武器斩杀如潮的怪物的时候,也严格恪守源赖光教导的武艺招式。

反正也是枯燥无聊的重复动作,倒不如是顺便练招了。

顺便点开职业后面的加号图案,顾墨发现在“阴阳师”的选择旁边,不知何时多出了另一幅绘卷,上面的图案是一个腰间佩剑的武者背影,犹如水墨画一样的画风,寥寥几笔勾勒出了大体的轮廓,没有更多的细节,却又极具神韵。

下方是简简单单的“武士”二字。

顾墨饶有兴致的打量了一下,最终还是没有作出选择,而是关闭了职业选择的页面。

——“阴阳师”的主要影响属性是精神,他都仍然迟迟没有作出决定,眼下自然更加不会轻易的选择“武士”了……

再等一等,再等一等……他心中虽然多少有些急切,但是却还是觉得要再多看看有没有别的什么选择,不能够操之过急,这个狗系统大概是不支持创建新号双开的,而职业选择自然是重中之重。

转职或许是有的,但是不能够确定,而兼职倒是可以,但是兼职得越多,系统对于职业的强化与加成就越弱,要是经验惩罚变得特别严重起来,反而就只会成为严重的拖累而不是强大的助力……

因此顾墨必须在这方面谨慎一些,他不能够为了现在尽快提升职业等级,贪图那几个自由属性点,就轻易的作出选择来……自由属性点的确是很珍贵,但是就在那里又不会跑掉,但是职业估计是很难变换。

离开衣橱前方,顾墨准备去洗漱一下,就早些休息,尽快恢复消耗巨大的体力和精神力。

躺在床上,他闭上眼睛,脑海里却是不自觉的浮现出那个刻画着眼球图案的面具。

虽然只出现了一次,但是试探之意过于明显,顾墨可以认为自己被盯上了……而如果对方真的是夜斗的“父亲”的话,他仔细的想了想,虽然印象有些模糊而且那是挺久远的记忆了,可是在冥思苦想搜肠刮肚之下,他还是想起了一些有用的剧情信息。

也许是精神强化到13点,所带来的好处?

……

……

夜色随着时间的推移,越发的浓郁起来。

城市却仍旧是一片璀璨的辉煌景象,川流不息的车流和万家灯火勾勒出了繁华的轮廓,而在某条比较安静的巷子里,路灯在寂寥的照明,四周空无一人,周围的居民楼只是偶尔传出一些声音。

当然,也不是真的空无一人,事实上在普通人无法看见的“死角”之中,在路灯下其实是有三个人的。

“她……她是谁?”

一岐日和有些小心翼翼的看着不远处的那个头戴天冠,身穿白和服的谜样少女,外表看上去只有十来岁的样子,虽然文文静静的,但是也许是身为灵魂与神器的直觉,她总觉得对方似乎很不好惹。

“她啊……她叫绯,是我的……嗯,也算是我的神器吧。”

夜斗脸色复杂,长长的叹了口气。

绯突然重新现身,让他多少是有些吃惊的,不过虽然内心有些抗拒,但是考虑到毘沙门即将就要过来找茬,而自己手头上没有什么可用的神器,一岐日和又情况特殊,他最终还是同意了对方的提议。

反正以前也是这么过来的,绯是父亲的神器,后来又得到自己的赐名,就像是自己的家人一样。

只可惜曾经发生过一些不太好的事情,后来夜斗就与父亲分开,也与绯分开了……虽然绯一直都还是他的神器,他没有解放其赐名,父亲也没有将其收回去,只是他很多时候已经不再使用绯器了。

平时只是将绯作为自己没有其他神器时的保险,只是在听令父亲办事时才会使用绯。

想到这里,夜斗不禁有些心烦意乱,一般绯找上门来的时候,都是父亲吩咐又要自己去做一些什么很抗拒的事情来着……这一次虽然没有带来新的命令,只是说是来帮助自己,但是他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况且退一步来说,就算是父亲没有新的命令,绯会突然找上门来,也说明父亲最近又在关注自己了……夜斗对此感到极度的抗拒,他觉得自己的忍耐到了极限,但是却鼓不起勇气去反抗。

“诶……神、神器吗?”

一岐日和表情变得有些勉强,虽然她其实不怎么想做神器,只是权宜之计,在解决自己的问题之前配合夜斗行动而已,本身也是想着可以尽快解脱出来的,不然这也太麻烦了。

像是现在这样,本来她都已经要休息了,却又察觉到城市一角出现了不好的气息,就像是之前的那个夜晚一样,还是忍不住赶过来问问情况……这样子白天身体力行的上课,晚上还要灵魂出窍的上班,她也是很累的好吧!

但是当过来之后,发现夜斗已经找了新的神器,似乎用不上自己的时候——她以为是新神器——却又是心情复杂而且微妙,有一种难以言喻的失落感……所以说啊,人就是如此复杂奇妙的生物。

“那个……那个……我刚刚好像感受到了之前的那股气息,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按捺住心里的奇异感觉,一岐日和深深呼吸,然后这么开口问道。“我们要不要去看一下?”

她打量了一下夜斗,又看了看那个看似很文静,却站在一段距离之外的少女。

应该是新契约的神器,互相之间不熟悉的缘故吧,暂时显得比较疏离也是……正常的?一岐日和的心里这么胡思乱想着,觉得应该是这么一回事。

“这个,我觉得已经不需要了……那边的情况大概是解决了。”夜斗摇摇头,望向某个方向,稍微松了口气。

那边的妖魔大概是散去了,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尽管心中已经种下了某颗种子,对于顺从自身的天性去斩妖除魔建功立业一事有所想法,但是过去养成的习惯还是让他对于时化极为忌惮,妖魔大量出没的时候还是想要下意识的避开,而不是正面迎上去。

“那样啊,那就好……这就没事了吧?”一岐日和拍拍胸口,安心了下来。

“怎么会没事,那人肯定还会继续的……”夜斗叹了口气,对方的目标似乎还是很明确的,虽然看似影响的人不多,但是放在古代就是每次都成功的收获等同于几个村子的信众。

不刻意闹大应该是不想造成太大影响,提前暴露计划,但是这么慢慢下去,对方照样能够蚕食掉整座城市的信仰基本盘,还都是在不为人知的情况下达成的……要是等到那个既定的未来爆发,对方可能就要直接振臂一呼,万民响应了?

越想就越觉得是这么一回事,夜斗甚至有些怀疑对方在来到这座城市之前,是不是已经在别的地方打下了更大的江山,在无数人的心目中种下了信仰的种子。

…………

同一时间。

“太不稳定了……”

面容清秀的高中生坐在书桌前,似乎正在奋笔疾书。只是房间没有开灯,但是他似乎也不需要光线,就在昏暗的环境下握着一支奇怪的毛笔,在纸上娴熟的画出眼球图案。

他摇了摇头,将召唤出来的面妖放出去,然后又换上第二张纸,继续画着那个眼球图案,准备继续召唤面妖……使役妖魔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因为若不赐名,妖魔就不会绝对听从命令,若是赐名,就相当于直接被妖刺伤因而风险极大。

但是他手中的毛笔乃是伊邪那美所创造的“黄泉之语”,只需在纸上画出眼球图案呼唤面妖之名就可以召唤出面妖,无需担当为妖魔赐名的风险,也不需要有什么别的消耗和限制。

高天原那边之所以如此忌讳使役面妖的术师,大概就是因为如此——众神越发孱弱,而妖魔越发势大,当有人在这种情况下拥有近乎无限制的使役妖魔的能力,对于神明社会之中的固定秩序和既得利益者来说,都并非是一件好事。

不过夜斗之父自己才知道自己烦恼的事情,他手中的黄泉之语是伊邪那美所创造的第一支笔,在这方面并没有因为它是原型和最古早的造物,就更加强大完美,反而是在性能上有所缺陷。

第一支笔召唤出的面妖依照所召唤个体的不同,都有不同的性能缺陷,有些惧怕阳光,而有些只能一次性使用……总之就是不稳定,他无法确切每一次抽卡,都从卡池里面抽出自己想要的卡来,只能够依靠多次召唤来弥补不足。

而现在,他便是想要尽可能多的召唤出一种比较罕见的特殊面妖来。

那是能够直接进入他人内心,把人类变成傀儡的“潜鬼”……只要数量足够多的话,他就可以在目标下一次动手的时候,驱策无数人去亲眼目睹那一幕,只要造成的影响足够巨大,就是无论如何都掩盖不住的动静。

而高天原的众神,到其时也必然会为之震动。

“想要偷偷摸摸的积攒人气,传播自己的信仰,想要举大事又不想成为众矢之的……哪有这样的好事!”房间里,响起如此的冷笑声。

夜斗之父和夜斗做出了同样的判断,毕竟他也不觉得一个武神吃力不讨好的四处讨伐妖魔,真的是单纯的为杀而杀,无欲无求,肯定是有什么谋划打算的。所以顺理成章就能够推断出同样的结论,因为现代众神要面对的问题不外乎就只有那几个。

那么,不管是为了铲除竞争对手,还是出于讨厌对方居然想要保护人类的想法,再加之为了祸水东引,保全自己的私心——

他决意要坏了这个未知武神的好事,把对方作为替罪羊……毕竟只有对方死了,自己才能够更好的活。

而且他知道自己会成功的,因为自己发现了对方的谋算,而对方却甚至是根本不知道自己的存在,优势全部都在自己这一边——

因为一个在明,一个在暗,有心算无心之下怎么躲得过去呢?即便是高天原的那群蠢货,也不过是他借刀杀人的那把刀罢了……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