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二章 休息日的“偶遇”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或许这就是英雄所见略同吧。

一个觉得自己在暗,对方在明,以有心算无心必定优势在我;而另一个因为某些原因,秋风未动蝉先觉,只是看到一个面妖就立刻联想到了嫌疑人的真实身份,并且准备去举报了。

大概就是这样,反正只有高天原被当成刀子的世界完成了。

如此,时间匆匆又过去两天。

在这一日的上午时分。

“话说回来啊,夜斗你真的是神吗?”

在某个街头小巷子里,一岐日和一脸怀疑的盯着前方的紫发蓝瞳青年,虽然一切都已经证明了事实如何,但是她真的觉得违和感太过强烈了,以至于现在越发的怀疑自己和对方之间,一定有个人出了问题。

“啊?”

嘴里咬着一个棒棒糖,夜斗一边握着一罐喷漆,在这巷子的干净整洁的墙面上喷洒着涂鸦,一边含糊不清的如此问道,他头也不回的模样,似乎也是没听清一岐日和的话语。

一岐日和有些无奈的看了看墙面上,那用鲜红的喷漆涂抹的夜斗名字和电话号码,以及完全看不出有任何神明威严,就是在宣传自己跑腿有多么卖力,任务完成有多么有多么快捷,性价比又是如何超值的广告语。

这哪里像是帮助人们实现愿望的神明大人的样子啊!

她抿了抿薄薄的嘴唇,狐疑的又将问题重复了一遍。

“你……你什么意思?我哪里不像了?”夜斗身体一僵,木然地回过头来。虽然少女就是不抱任何恶意,单纯的这么疑惑发问,但是偏偏就是如此,才让他觉得甚是受伤,主要是好像很多人在认识他之后都会这么想。

莫说是信徒了,就连神器都会嫌弃,现在貌似也是这样,就连一岐日和都是如此……她才跟着自己混了几天啊!

难道说,自己真的就这么没有神明的威严吗?

在这一刻,夜斗也不禁产生了某种自我怀疑。

“啊哈哈哈,你不要这么沮丧嘛,我就是随便问问……毕竟看着你的样子,实在和我想象之中的神明有很大出入啊。”

看到紫发青年一下子整个人都灰白化了的样子,一岐日和赶紧摆摆手,挤出一脸不好意思的笑容,迅速的解释着说道:“平时就在街道上漫无目的的晃荡,晚上就去破旧无人的小寺庙过夜,还要在街上捡垃圾……”

虽然是兼职神器,不过好歹也是这些天跟着出勤了几次的,所以一岐日和自然知道这个自称为神的穷酸家伙,每天过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生活,即使不说了如指掌,但是也大体明白了其行动规律。

基本上就是她所说的那样,只看表面的话完全就是游手好闲的无业游民,无所事事的流浪汉,得过且过的小混混……所以她会对此有所疑惑,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并不是刻意针对打击,就是单纯的疑惑来着。

只是少女不解释还好,这么一解释,夜斗更是觉得自己好像是被一道标枪从胸口刺穿——

顿时就是整个人都不好了,受到了极其严重的暴击伤害。

听对方这么一说,从旁观者的角度来看,好像自己真的是社会上的寄生虫一样,听上去的确完全没有个神明的威严样子啊!可、可恶,难道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所以自己才一直都没有能够收集到稳定的信仰,而且手头上的神器才总是纷纷跳槽,根本就干不长远?

想到这里,他紧紧握着拳头,另一只手捂住心口,几乎有种要泪流满面的冲动,但还是努力的想要为自己辩解:

“我……我也不想的啊,我连神社都没有,也没有留下过什么名字传说,就算是有人曾经记住我,也不可能活到这个时代了……”

——为什么是“无名神”?

——自然就是因为在这个时代,他的名没有固定的传播下来。

当以前知道他的人,记住他的人,与他结缘的人都死光了之后,在这个时代的他自然就变成了无名之神。而当锚定他的存在的信仰之线不再存在,他就只剩下了两个选择,要么就是接受命运慢慢消亡,要么就是重新白手起家……

白手起家也不是为了挑战自我,纯粹就是没有办法也没有那份底蕴,谁都不知道他,也不认识他,也不相信他是神,因而还能够有多少的选择呢?

况且有缘人本来就少,真会抱着反正“只要五円钱,多少信一点”的想法来找他进行委托或者说祈愿的人,也很难指望他们给出的委托有多么的关键重要,基本上往往也只是一些同样鸡毛蒜皮的琐碎事。

不是找阿猫阿狗,就是寻找失物,面对这样的情况他又能够怎么办呢……没有挑剔的余地,如果可以体面一些,能够来一些正经点的祈愿,他也不想每天在街头巷尾四处晃荡,到处翻找垃圾来着!

要是有属于自己的神社的话,他也不想去找破旧寺庙过夜啊!

总而言之,就是说起来都是一把辛酸泪,闻者伤心,见者流泪的那种。

听着这个悲伤的故事,看着夜斗那一副追忆往昔峥嵘岁月稠的模样,一岐日和的嘴角也是忍不住的抽搐起来:“好、好凄惨……原来神明的世界也是如此残酷的吗?竞争真是异常的激烈呢……”

“你是肯定体会不到的,我们这一行的压力太大了……”

夜斗满脸悲凉的说道,一脸你根本不懂的表情。

“毕竟比起你们人类,我们才是真的朝不保夕,如果没有人和我们结缘,没有人记得我们的名字,我们很快就会消失……”

“这、这样啊……”一岐日和很是抱歉的双手合掌放在身前,满怀歉意的道歉起来,“我的确不知道,不小心让你想起不愉快的事情,实在是很对不起……”

她是真的不知道神明现在就业环境居然恶劣到这个地步来着,内心也不由升起愧疚之意。

看着夜斗一副兴致索然的样子,一岐日和有些着急的四下张望着,然后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很是有些不自然的转移话题:“要不这样吧?我请你去吃点东西怎么样,就当做是我的赔礼道歉了……”

“真的吗?!请我吃东西?!”

夜斗顿时收敛表情,他的眼神都变得闪闪发亮起来,似乎刚刚的悲凉无奈,心力交瘁等情绪流露,只是转眼间就被他抛在了脑后,眼里只剩下了接下来的大餐。

情绪转变太快,如此仓促突然,让女生看得也是一愣一愣的,下意识的点了点头。

确认了这一点,夜斗马上兴奋的握着拳头挥舞着:“那当然要去了!既然是你给本神明献上的供奉,那我也就勉勉强强给你一点面子吧!现在就去吗?快带路快带路!”

“……”

“……”

一岐日和张了张嘴,看着一下子就变得拽起来神气兮兮的夜斗,最终叹了口气,没有试着去解释这不是自己的供奉,自己也不是对方的信徒关系……先就这样吧,让他高兴一下就好了。

尽管对方变脸太快,总让她有些怀疑刚刚的话其实是博同情的,有种上当受骗的感觉,不过考虑到自己的体质问题还要倚仗对方解决……请吃一顿饭而已,没啥大不了的。

“对了,那个……那个绯呢?她不来吗?”

四下张望了一下,女生没有发现先前的那个头戴天冠的古怪少女的行踪,仔细想想的话,她今天起了个大早,因为休息日不用上学,所以直接来找了夜斗。

好像从那时候,就没见过那个名为绯的和服女孩子。

“绯啊……你别管她了,她现在有点事情,一时半会儿回不来……”

夜斗抖了抖眉毛,眼神变得略显微妙,不过还是装作若无其事的这么说道。

绯在这两天总是似乎很忙,今天也是如此,一大早的就直接离开了,只是和他告知了一声,说自己不会走太远,只要毘沙门来到这片土地的附近,她都能够发现并且会及时赶过来,让他不用担心……

——可是夜斗纠结的却根本就不是这个。

绯是父亲的神器,也是自己的神器,但是说到底还是父亲的神器,她的主人或许有很多个,甚至身上刻满了各种赐名,然而真正效忠的只有自己的父亲……所以一般不在自己身边的时候,就是回去父亲那里汇报,或者因为父亲交代的什么任务而去到处奔走了。

绯这两天的行动在夜斗看来,还暴露了一些意思——那就是自己的父亲很有可能也在这座城市里,或者至少在这片土地附近。

而且很有可能在谋划什么阴谋诡计,围绕这座城市而展开——毕竟父子一场,他可太了解那个心狠手辣的男人了。

可是夜斗对此也没有什么办法,只能够装鸵鸟,装作看不见了,反正只要对方没有找上门来,他就像是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或许是挺怯懦的吧,他心里如此自嘲一笑,不过也的确是这么一回事。

人是很难鼓起勇气去反抗心目中的权威的,至少夜斗眼下不管如何厌恶,如何排斥,如何抗拒,但是他都的确没有做好那份准备……像是独立出去,自立门户,或者与那个男人断绝父子关系之类的。

“哦,是你让她去做什么了吗?”一岐日和没想那么多,只是略显遗憾的点点头。

“算是吧……好了好了,我们现在快去吃东西吧,别说那么多了。”夜斗含糊其辞的蒙混过去,同时不断的催促着这个女生,想要将话题带过去。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