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十六章 正义的伙伴!魔封波!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当然,严格来说,这也不算是错的就是了。

外道兵魂核的力量重现形式就是“外道炮”,就是把自己左手腕整个发射出去,化作远距离攻击的火箭飞拳,如果不提任何技能肯定都要有的消耗,它唯一的硬性使用条件就是使用者要有左手。

这还的确是有手就行的事情了……

只是毘沙门却不这么想,这个可恶的妖魔就是在戏耍自己!她愤怒不已的站起身来,将倒在地上毫无动静的狮子护在身后,单手拖着单人大剑,另一只手握着朴素无华的神器长鞭,浑身的气势不减反增,充满了一股决心感。

狮子囷巴和她刚才接连正面硬扛了蛇剑的显赫一击,以及马头鬼的大戮斩之后,本来就是已经达到了强弩之末。

刚刚又更是被那沉重的一击暗算到,猝不及防的被整个火箭飞拳结结实实的轰中,以至于整个都从高空之中击坠下来……

所以现在的情况自然谈不上多好,这头本来威风凛凛的狮子,现在似乎已然奄奄一息的模样,变得气若游丝,毫无反应……而这头猛兽的头部接近左眼角的位置处,也是显露出如同淤青一样的奇异阴影,正在以缓慢而近乎不可察觉的速度蔓延扩散的样子。

这是“恙”——

其本质乃是妖魔带来的不净之气侵染,说得再简单一些、再好理解一些的话,或许可以看作是类似接触型的传染病,被夹缝之居民们所忌惮不已。

因为妖魔的不净力量是可以侵蚀神器甚至神明的,只要被妖性的力量所攻击到,甚至只是被触碰到,就有可能发生侵蚀同化的现象。这是就连神明都需要小心谨慎处理感染问题,那么神器自然更是如此。

基本上可以说,有很多神器的堕落都是因为被妖魔力量的不净气息所侵蚀同化而导致的。

当被“恙”感染的话,身体的某个部位颜色会变深并逐渐扩散到全身,其病变部位也会变得非常之热痛。不过这并不是不可挽回的,只要及时做出处理即可,譬如说利用神社中的净水洗净病变部位进行治愈……

所以此时此刻,毘沙门的心中是感到无比焦急与愤怒——

囷巴的情况无疑非常糟糕,如果自己不想眼睁睁的看着他因为感染而妖化堕落的话,就必须尽快让他得到良好的处理救治,祓除被妖魔的不净力量所侵蚀感染带来的“恙”。

可是,需要面对的问题是显而易见的,如果不在这里打倒对方,那么自己是绝无可能轻易带走囷巴,去找一个合适的场所祓除感染的……如果对面的那个妖魔会放过她的话,她现在怎么可能会被打落下来?

因此,毘沙门天的气势变得极其惊人起来,如同斗兽场里面准备殊死搏杀的猛兽。

没有生路就打出一条生路来!

她是最强武神,战斗本就是她这个神职应运而生所象征的天性,不惧怕流血,不害怕牺牲,即使在困境之中也只会迸发出更可怕的潜力……刚极易折那又如何,若不能够摧枯拉朽的摧毁对手,那自己被折断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别这么看着我,如果不是你们看到了不该看的东西,我其实并不在意你们跑不跑的……”

继续信步走过来的顾墨,如此的随口说道。

他顺便打量了一下那头大狮子,发现还真是皮糙肉厚得过了分,难怪夜斗用神器直接当头一剑,也只是留下一道浅浅的疤痕,而不是劈开整个狮子头……自己的外道炮或者说火箭飞拳,在九尾的妖力加持之下,简直像是一发坦克加农炮那样。

但是就这么结结实实的轰上去,居然也只有这点儿痕迹……

虽然应该也有毘沙门的神力全力加持的缘故,不过也不能够小觑这个世界的神器本身的特别之处……尽管在顾墨看来,神器这个群体简直对不起他们的名号,完全就是烂大街一样的存在。

与其说是神明的神器,不如说是工具人、打手。

就像是培养得很好的那些就是金牌打手、双花红棍,是门面招牌,而没有这样的底蕴的人在有需要的时候,直接上街出点钱,也能够拉来几个可以打下手,干些脏活累活的小混混一样的感觉。

“原来你也会害怕啊……妖魔!”

金发女武神锐利的眼神紧紧的盯着他,嘴角露出一个嘲讽的角度,一点儿都没有落入下风的自觉与担忧似的:“已经堕落到这个程度,你必为八百万神所不容,就算是我今日死在这里,也会在黄泉比良坂等着你下来的那一日!”

“那可真遗憾啊,怕是你永远都等不到了,我的户口又不在高天原,而且你觉得我就算是死了,真会坠到你们的黄泉比良坂里面去?”

顾墨收敛思绪,他脑袋上的那双火红色的狐狸耳朵动了动,紧接着又是毫不在意的摇摇头,随口的这么说道。

他才不在意对方说的话,一点儿都不带怕的。

毕竟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这从来都是世间至理,当没有什么是自己现在已经拥有,却又需要担心失去的时候,自然就不会有什么顾忌了。

他并不吃高天原的公家饭,甚至连个象征性的挂名都没有,再加上本身也不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自然不怕什么对方说的死后世界……搞不好,就连这个世界的阴曹地府都不会收他,他有什么好怕的?

而且根据经验来说,他很快就会拍拍屁股走人,带着自身的收获离开这个副本世界……而真要是出了意外,在那之前意外身死的话,他大概就是会被狗系统判定为任务失败,然后直接退出副本,但是不会有什么损失……

不,应该还是有损失的,顾墨若有所思的这么想着,只不过是先前自己什么都没有——

没有等级,没有技能,没有什么装备道具……即使死亡惩罚可能是什么等级随机掉落,又或者随机损失装备技能啥的,也只能够是惩罚了一个寂寞,根本没有什么可以损失的……

不过也就是说,若是真的是这么一回事的话,自己以后反而越发要小心谨慎,萌新时期的“不死之身”或许是个底气和倚仗,但是到了后期最好能不用就不用,否则的话,动用一次怕是损失惨重,多来两次就能让自己一朝回到解放前……

譬如说死一次,辛辛苦苦练起来的等级直接减半,又或者投入无数资源精力强化起来的重要装备、关键技能等,就这么直接化为乌有打水漂……

——真是想想都觉得恐怖。

“……你是异神?可敢报上名来?”

并不知道对方这个时候,甚至还有心情在想一些有的没的,对面的金发女武神只是皱起眉头来。

原来不是八百万神的这个群体之中的一员,而是从别的地方、别的国家,从其他的土地与文化漂洋过海而来的异国神明吗?这就难怪了,之前的时候,毘沙门就已经觉得奇怪了。

这么一个武神总该不至于默默无闻才对,但是偏偏她就是一点儿都没有印象,完全认不出对方是哪一位来着。

“有什么不敢的,本大爷就是正义的伙伴,名叫郑吒!”顾墨眨了眨眼睛,焰光在眸子里流转着,似乎倒映而出一个烈焰燃烧的世界。

“就你这个妖魔?也是正义的伙伴?”毘沙门仿佛听到天大的笑话,一个堕落了的神明,已经变成了六亲不认的妖魔,居然也敢这么自称,这如何让她不笑?

“真没礼貌……好了,现在我给你一个选择,只要你把所有的神器交出来,然后乖乖的……”

“痴心妄想!有本事,自己来拿吧!只要踏过我的尸体!”

金发女武神不等他说完,就冷笑着怒斥道,同时握紧手中的剑鞭,进入蓄势待发的临战状态。她浑身上下的神器,无论是武器还是防具,都绽放着淡淡的光芒,所有的力量都已经整装待发,只待她一声令下就要爆发出来。

虽然这个妖魔看上去似乎还很理智的样子,让她都有些拿捏不准对方的状态。

但是她依旧先入为主的认定对方只是变得更加可怕了,即使很理性的样子,也是彻底的从妖魔的角度思考问题起来,总而言之就是已经完全不是之前的那个神明。现在让自己什么都交出去,这不是引颈待戮吗?

她才不会做这样的蠢事,不管有没有机会,总归要自己先拼上一把,而不是未战先降。

“嘁,为什么要打打杀杀的呢……我可是一个和平主义者。”

顾墨顿时叹了口气,看来是没有办法好好商量了,不过无论怎么样都好,他都必须留下对方来。

这一次的计划出了点儿意外,没有拿到高天原的匿名举报渠道也就罢了,还莫名其妙的和毘沙门做过一场,自己还被迫进行了第一次的妖怪化——虽然这个本来就是他的底牌和后手,真要到了需要的时候,他自己也会主动这么做。

如果只是这些的话,顾墨其实还不是太在意,但是他隐约记得毘沙门手下的神器有一个背叛了……虽然主人将他们都当做是亲人一样对待,但是那个神器只觉得那是虚情假意,并且打算干掉毘沙门,自己取而代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