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序章 问题可能比较复杂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顾先生,你的问题可能比较复杂。”

空气之中弥漫着消毒水的淡淡气味,坐在办公桌的后面,身穿白大褂,两鬓有些灰白的医生,一边举起手中的片子端详着,一边这么说道。

尽管戴着口罩,看不清楚表情如何,不过明显可以看见他的眉头有些紧皱。

“就我们的检查来说,你的身体的确没有什么问题,甚至可以说是非常健康,一般现代人多少都有的亚健康状态在你身上一点儿都没有,这个说实话真的很难得。”

医生打量着前方的那个正一脸沉思表情的坐在自己办公桌的前面,面容清秀,身材挺拔修长的年轻人,忍不住的暗暗点头。

皮肤气色真的非常好,一看就知道是作息规律,饮食健康,非常自律的那种人。

只可惜,明明是这么健康的一个棒小伙,却似乎是身患怪病……但偏偏又什么都检查不出来,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这么一回事,还是对方的臆想,可能是精神或者心理上的原因所导致的?

“不过虽然我们怎么都检查不出问题来,但是顾先生你又偏偏出现了这样的症状,所以我们也不是太能够确定,毕竟不能够排除我们这里的条件有限的可能……”

医生收回视线,也收敛了思绪,他继续看着手里的片子,认真的沉吟了一下,还是只能够给出一个因为过度沉稳而显得有些模棱两可的说法。

“如果不太放心的话,我们这里还是建议你去其他地方复查几次。”

医生其实也不想踢皮球,主要是他的确没有办法下定论,因为这种事情很难说,尽管从检查结果来看就是这么一回事,对方的身体真的是非常好,没有任何的毛病。但是吧,对方又貌似真的是遇到了一些麻烦……在这样的情况下,有哪个医生敢打包票呢。

是一口咬定没有任何问题?还是稳妥一些,给出检查结果的同时提一句不能够绝对确定,也许只是自己这里没有条件能够查出来?

老实说,这个选择题还是很容易的。

“明白了,谢谢医生。”

对面的年轻人似乎对此早有预料,他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站起身来。

……

……

十分钟之后。

走出市中心医院的大门,顾墨抬头看了一眼天上还没有什么热量的太阳,然后还是习惯性的往边上的阴影处挪了两步。

现在正是盛夏,虽然他来得很早,清晨的太阳初升,阳光简直温柔到好似完全没有热量,入夏的暑气与热浪也没有离谱到完全不讲基本法的程度,譬如说直接从一大清早就要烘烤大地,把城市变成高温蒸笼什么的。

不过这不会持续太久,他对此很有经验。

顾墨回头看了一眼已经开始人来人往的医院一楼大厅,然后长长地叹了口气,刚刚医生给出的说法他都很认真的听了,的确是很成熟也很稳重的建议,让他颇有一种「听君一席话,如听一席话」的感觉。

简单来说,就是如果这种套话有一点用的话,也不至于一点用都没有。

——他也不至于会再来到这里了。

因为这都已经是第三家医院这么说了,流程都是异常惊人的雷同,顾墨都怀疑他们是不是事先串通好的。因为永远都是全套检查走下来,然后告诉他“检查结果是身体非常健康,理论上没有什么问题”……

然而又不敢打包票保证什么,只能够很是委婉的建议他“要是不放心的话”,“可以”再去其他地方查一下。

从一开始发现问题,去中规中矩的医院检查诊断,然后医院也不能够确定到底怎么回事,于是又换了一家大医院,结果又是不能够确定是什么问题,只能够委婉的建议再去其他地方看看。

所以现在,在今天上午的这个时候,顾墨出现在了这里。

他所生活的城市也算是一座大城市,市医院的水平自然也是没得说的,即使算不上最顶尖的那拨,但也不是什么二流三流的水平,结果同样都是发挥不出什么作用来。

甚至于根本连他有什么问题,是不是真的存在问题,这个最基本的要求都检查不出来。

虽然隐隐有了预感,因为有了上两次的经验,这一次同样也不是太抱希望了,但是要说真的什么想法都没有,那自然也是不可能的,顾墨多少还是有些失望……或者应该说,焦虑更甚。

看了看手里的票据,顾墨再次叹了口气,顺手将其撕得粉碎,接着放进旁边的垃圾桶里。做完这件事,他便直接迈步走出去,在路边伸手招停了一辆出租车。

坐在出租车里,看着车窗外的风景缓缓向后倒退,就在这个时候,他耳中又是响起一阵嗡鸣声。

“滋滋……%¥#@&……滋滋……$#%&@……”

像是电流干扰发出的噪音,又夹杂着好像是以前的老式收音机发出来的刺耳杂声。

他面无表情,连眉头都不皱一下,一点儿都不表现出来,只是伸手状似随意的掏了掏耳朵,同时用另一只手拿出了手机,低头看了一眼。

没有什么新的信息,不过亮起的屏幕上显示的时间,才是真正的重点。

——07:00

正好早上七点整,真的是一个属于大清早的时间段,可以说是天还没亮,顾墨就已经打车过来挂号排队了。

时间不多了……

今天的时间不多了……

尽管时间还早,但是顾墨心中却是禁不住的涌起一股紧迫感,他迅速的计算了一下自己今天剩下的时间,然后抬起头来,忍不住的拍了拍前方的驾驶座椅背。

“师傅,麻烦再开快一点,我赶时间啊,谢谢。”

“好嘞。”

司机师傅从善如流的回答道,不过接下来又过了接近半分钟的时间,行驶中的车辆还是保持着一派四平八稳的样子,只是以稳定的速度在公路上前进着,而且貌似并没有任何准备加速的打算。

“……”

“……”

好嘞?你好了个寂寞。

顾墨扯了扯嘴角,倒是没有再说什么。

算了,反正还有接近一个小时的时间,应该完全足够自己回到家里了,不用担心会在车上直接睡过去。只要接下来不堵车的话,就不会有什么问题……

他转过头去,继续看着窗外的风景,这么安慰着自己,心中却是越发的焦虑与郁闷。

大概是从一个星期之前开始,自己就出现了一些比较严重的问题。

顾墨记得那天晚上,自己还在和朋友开黑来着,时间正好是凌晨十二点,大概是在那个新的一天到来的瞬间,他突然从耳麦里听到了阵刺耳的杂音,像是电流在通过,又像是讯号不好,语音频道被干扰。

当时他第一反应还以为是耳麦突然漏电了,当场吓了一跳,直接就把耳麦扯了下来。

而且在声音消失之后,都不敢再用那个耳麦。

再之后,情况就变得异常离奇起来了,因为基本上是每隔一个小时,他都会听到一次奇怪的杂声噪音,是非常准确的周期,六十分钟循环一次,以整点作为间隔,不多不少。

他意识到自己出了问题,然而没有来得及做些什么,就在早上八点的时候,直截了当的失去了意识。

然后,一直到凌晨十二点到来的时候,他才重新苏醒过来。

再之后的一个星期,就一直都是在重复这个过程了,顾墨每天都要睡足十六个小时,只有八个小时的时间是清醒的。而且都是凌晨十二点的时候醒来,到了早上八点的时候,准时失去意识。

还有就是,在凌晨十二点到早上八点之间,每过一个小时,顾墨都会听到那个像是电流嗡鸣般的杂声,那是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到的声音,好似是直接在脑海深处响起,如同一组神经反射般在大脑皮层各个部分撞击窜动。

理所当然的,任何人面对这样的情况,都不会心平气和的接受下来。

顾墨同样也是如此,他也觉得可能是自己的身体出现了什么问题,搞不好还是中枢神经病变之类的,所以这段时间都在医院之间来回奔波,只可惜的是,不管哪一家医院都没有能够让他吃个定心丸。

想起每一家医院都给出的同样结论,他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出租车里的空气有些沉闷,司机师傅一开始也试着说了几个笑话,不过因为乘客没有心情回应,所以也很快的就安静了下来,时间就这样一分一秒的过去。

最终,小车在一个住宅区前停下。

“师傅不用找了。”

“好嘞,谢谢啊。”

心情烦闷的顾墨挥了挥手,也没兴趣计较这点零钱,就要转身离去,不过就在这一瞬间,他看到了出租车司机头顶上突然出现了一抹红色,似乎还飘过了几个奇怪的……

东西?

还是什么?

顾墨有些不能够确定,是不是自己看错了。

“师……”

没有来得及出声阻拦,他刚刚下意识的伸出手来,便眼睁睁的看着司机师傅直接一踩油门,车辆就已经飙出一段不短的距离了,再一眨眼的工夫,就直接消失在前边街道的拐角处。

大概是刚刚已经习惯了出租车的慢速,现在陡然看见这么快速的离场,顾墨一时间都有些反应不过来,站在原地有些发愣。

刚刚让开快一些,就磨磨唧唧的,现在怎么就这么速度了?是神经反射弧太长了,这么久才反应过来吗?

他琢磨了一下,又四下张望了一番,大约是现在的时间还比较早,小区里没有什么人,楼下也是很安静很空旷。顾墨稍微迟疑了一下,又举起手机看了看现在的时间。

——07:49

屮!就没时间了!

脸色有些发黑,他果断的将刚刚的事情抛之脑后,转身就快步往小区里面走去。

他一路迅速上楼,开门进屋,以最快速度吃了点东西,然后检查了一下家里的电气门窗的情况,基本上剩下的时间就已经进入倒计时环节了……而他也来到了自己卧室里,以一个最舒服的姿势躺在了床上。

毕竟一个星期下来,也已经摸索出了规律,他自然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做些什么。

时间一秒一秒的流逝,在手机显示的时间正好跳完最后一秒,来到八点整的瞬间,顾墨不出意料的听到了那个奇怪杂音的准时响起。

就在下一秒,仿若不讲道理的睡意汹涌而来,他直接失去了对外界的一切感知,整个世界在离他远去。

而在失去意识的他的脑海中,那仿佛完全无意义的单纯杂音噪声仍然在神经里回荡着,夹杂着仿佛电流干扰,滋滋的声音刺耳无比,不过就在沙沙作响的杂声滚过的同时,有支离破碎的片段在逐渐变得清晰。

像是老旧的收音机一点点的在调频,尽管依然干扰严重,但是也逐渐能够勉强分辨出一点有用的信息了。

“滋滋……为保护……滋滋……的身心健康,未满18周岁的用户将受到防沉迷系统的限制,你今天……线时间已经达到8小时,强制下线……限制登陆……请尽快完成……滋滋……实名认证……”

……

……

(PS:新人新书,多多指教)

← →

书首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