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七章 全面战争?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在这一刻,夜斗也罕见的对未来感觉到有些迷惘。

在八百万神的这个群体之中,他无疑是属于那种比较年轻的晚辈,并没有多么深厚的资历,毕竟是在平安时代才出生的,作为从“父亲”的愿望中诞生的武神……也正因为如此,所以才资历不深,声名不显。

没有留下什么有名气的传说,也不能够拥有高天原天籍与正式认可,只是作为八百万众神最末端的无名神而存在,落魄到只身在此岸与彼岸间徘徊,为五円钱的香火钱折腰,接受上至斩妖除魔,下至跑腿修水管的各类委托。

但是不管他眼下怎么穷困也好,却终究是正好赶上过末班车,见识过神代的余晖的存在——

毕竟平安时代距今已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那个时候的世界,还远远未达今日的科学文明之程度,众神的情况也断然没有像是如今这么的糟糕,信仰式微,神德湮灭……

所以,夜斗回想起来这些年的发展,也是不由得在心中感慨,怎么的一晃眼的工夫,这个世界就已经糟心到这种程度了,而且心里也是迷惘不已——

众神的「信仰」衰退是客观事实,因信仰而生的众神的确是江河日下,情况一天天地坏下去。

而妖魔们的「敬畏」在日益增长也是客观事实,因为人心阴暗面与负面情绪而生的它们,在失去了神明力量的压制之后,又因为整个世界的人数不断增加,世间的恶也在不断的增加,数量自然也在年复一年的疯狂膨胀。

现在的话,大多数神明遇到时化,碰到妖魔大量汇集的时候,都要绕着路猫着腰走了,要是继续这么此消彼长下去的话,以后会变成怎么一个样子,他简直都不敢去想象……想必到那个时候,人世即是地狱。

夜斗之所以感到迷惘,也是因为这么一个原因,他这些年来的勤勉与拼搏,就是想要努力获得一座属于神社,想要得到人们的供奉,不想就这么不知不觉的消失了……可是在可预见的将来,整个世界都会崩坏——

人人都能够看到灵异之物,被恐怖缠身绝望而死的人世地狱将会降临。

那么他自己目前所做的这一切,还有什么意义吗?

倒不是之前就不知道这一点,只是大多数的神明都是这样,情况已经这么糟糕,自己都会随时消失,吃了上顿不知道有没有下顿,过了今天不知道还没有明天,自然不会去琢磨更多的东西……

夜斗也是一样,他其实也是抱着得过且过的想法。所以现在突然开始思考起未来的这个命题的时候,他自然就会开始对这个感到迷惘了。

“喂!喂!你有没有听到,快把我放下来……”

恍惚间回过神来,夜斗感觉到手里的带着刀纹的精致太刀在颤动着,好似是手机开了振动模式一样,同时还有一个声音不断的传来,焦急而又恼怒,一遍又一遍的重复着。

他愣了一下,这才想起自己还一直握着刚刚契约不久的新神器,在脱离险境不再需要战斗之后,也没有将对方放下来恢复原样。

夜斗忙不迭的松开手掌,看着手中的精致太刀在光芒扩散之中,迅速的恢复成原来的那个青春少女的样子,有些不好意思的伸手挠了挠后脑勺:“抱歉了,将你卷了进来这件事里面,一岐日和……”

在那边的天台顶上吹着风,慢悠悠的将御神水当水喝的顾墨眨了眨眼睛。

原来是叫这个名字吗?自己就只记得日和的这两个字了,姓氏是一点儿都没想起来,再怎么努力思索回想,也只能够想到《搞笑漫画日和》那边的方向去……

他伸手挠了挠脸颊,将脑袋里的那些颜艺搞笑的东西驱逐,然后重新望向城市的那一边,正如夜斗刚刚说的那样,因为没有继续汇聚起来的理由,再加上被屠戮了不少的数量,妖魔们现在已经散去了。

靠近城市边缘那边的阴郁空气,让人觉得深沉窒息的暗面气息已然散去,时化现象也已经随之解除。

不过这主要是因为这个时化现象刚刚有了点苗头,而且没有真正蔓延开来的缘故,顾墨洒下的“黄泉”的量比较微妙,只是弱化人世的力量,却没有真正打开通往常世国度的门户。

当黄泉比良坂通往人间的通道随机出现,也就是真正的风穴打开的时候,就连对面的妖魔都会纷纷跑出来,两个世界的妖魔同时汇聚在通道附近,这才是最让神明头疼的一点,也是最难处理的一点。

他和夜斗刚刚其实是取了个巧,通道没有真正的打开,黄泉对面的妖怪也没有跑出来,只有这座城市附近的妖物在大量汇聚,虽然数量同样的惊人而且丧心病狂,但是压力却是减轻了不止一半……

——当然,这个过程同样也不轻松就是了。

顾墨感觉到眼下浑身肌肉都传来了酸软无力感,宛若是当初读书时候,体测跑了一千米的感觉,跑完就觉得自己没有什么力气了。而且不仅仅是身体的体能消耗巨大,还有精神力方面的过度透支。

脑袋里隐隐作痛,疲惫到不行,他总觉得自己只要闭上眼睛就能够直接睡过去一样……守护灵的确很好用,神挡杀神,佛挡杀佛,但是对于精力消耗真的太大了,尤其是双开的时候,怕是能够把自己很快抽干。

想要变得坚挺一些,需要继续在体质或者精神两项属性上加大投入,达到一定的程度,体力和精神力加起来的总量足够庞大,自然就能够支撑对守护灵力量的更长时间使用……又或者是尽快解锁真正的“蓝条”?

若是有灵力、魔力什么的,这些本质上就不同凡俗的特别能量,也能够很大程度上的缓解他的压力。

说到这个,顾墨也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身体与精神上的疲惫还在其次,失去守护灵力量的加持之后,那种空虚的感觉才是难受。毕竟越是体会过那种强大,自身的孱弱与容器的狭小就越发对比明显。

不说之前力敏体同时增幅到15点以上的程度,光是九尾的充沛妖力在体内流转带来的感觉,就是完全不同的。

所以说,自己果然还是太弱了啊,只能够狐假虎威,啊不,是人假狐威……自己什么时候才能够支棱起来呢?

“……如你所见,这个世界还有与此岸相对的彼岸,它们一般来说就像是两条平行线,互相是不会有交集的,不过只是一般情况下是这样,凡事也总会有些例外的……”

那边的夜斗正在给满脸严肃的一岐日和,解释着关于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包括刚刚的群魔乱舞,包括她身上所发生的事情。

“刚才应该是风穴在这座城市里面打开了,那是通往彼岸的门户,滞留人世的灵魂就都被本能的吸引过来,而它们的到来也引来了那些妖怪都汇集,毕竟这就像是一场自助餐,它们闻到香气就都过来了……”

一边这么说着,夜斗一边还看了一眼坐在那边天台顶上的未知神明,他其实仍然有些怀疑,刚刚那不是正常打开的风穴,不是随机发生的特殊现象,而是对方的力量所导致的。

只是他没有什么证据,而且刚刚也的确承了对方的情,这个时候委实不好去指责对方,只能够含糊的这么带过去,权当做就是这么一回事。

“所以……所以我也是……”一岐日和无比认真的问道,表情看上去很严肃,但是她的声音结结巴巴的,声线语气都在微微颤抖着,却是暴露了她内心的惶恐与慌张。

“对啊……只要是灵魂,就都会被彼岸的气息所吸引,你也是这么被吸引过来的,你现在的身体还躺在医院里面吧。”夜斗点点头,肯定了她的猜测与想法。

思维顿时一片空白,一岐日和的表情凝固,几秒钟之后,她才很勉强的抿嘴笑了笑,脸色显得甚是有些苍白:“原、原来是这样啊,我已经死了啊……”

她早就该意识到了的啊,下午回家的时候就出了事故,醒来的时候就已经躺在自家医院里面了,迷迷糊糊的没有清醒多久,又昏睡了过去,等到再有意识的时候,就是刚才发生的事情了。

——原来都是因为自己已经死了啊。

“也不是死了这么夸张,总之你看看你后面吧。”夜斗叹了口气,伸手指了指女孩的后方。

“什么——诶!!”

一岐日和下意识的回过头来,发现自己身体后面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条尾巴,略显粉色而呈现出半透明的轮廓。

“这个是你的身体和灵魂相连的「绪」,如果它断掉了的话,你就是真的死了……既然它现在还在,那就说明你还活着。”夜斗说道,“你现在的情况只是灵魂出窍了,成为了夹在此岸与彼岸的夹缝中的状态……”

“就是说我还没死!?”少女又惊又喜。

“呃,是这么一回事……不过也不算活人了吧,你现在已经变成妖怪了。”夜斗略微有些不确定的说道,看着女生的眼神也变得非常微妙起来,他也没有想过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神器一旦知道自己的名字,就可能被侵蚀化作妖怪,这是神明们都会想办法避免的事情……

但是一岐日和本身并没有死去,却以灵魂状态成为自己的神器,而且因为已经是妖怪了,不用担心知道自己的真名会堕落成妖怪的问题……

——似乎……似乎……困扰众多神明的一个问题,竟然就这么样被自己解决掉了?

“妖怪……”一岐日和的表情再次微微变化,她一副看到世界末日的表情,“就是刚刚的那些东西吗?我才不要变成那种东西,有没有什么办法解决?!”

“这种体质是很麻烦的啦……”夜斗稍稍摇摇头。

“你不是说自己是神明吗?怎么连这个也没办法?”一岐日和顿时有些着急,她下意识的看向了另外一个“神明”,赶紧上前几步,双手做祈祷状握在胸前,“这位神明大人,您……您有没有什么办法?”

“喂……”

夜斗扯了扯嘴角,这么果断的觉得自己解决不了问题,就马上去找别的神明祈愿吗?可恶,信仰要虔诚一点啊,而且自己目前才是你的主人吧……

“……”

“……”

“真是抱歉,我对这个没什么了解……”顾墨眨了眨眼睛,果断的摇了摇头,虽然很遗憾,但是目前他的真实能力值还非常有限,顶多就是身体素质相对较好,会的非凡手段也就是几手小法术之类的。

完全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问题……而且他记得,原剧情里面夜斗虽然是接下这份委托,大咧咧的说会帮对方实现愿望,但是最终也没见一岐日和真的恢复正常人的身份。

所以说,还是果断点拒绝,不要给对方留念想比较好。

“诶,怎么这样……”女生满脸惊愕,怎么这些神明都和自己想象的不一样啊,不应该是神通广大,什么都做得到的吗?为什么就连自己身上发生的问题,都解决不了。

还有刚刚也是,明明还有那么多的妖魔,却是说跑就跑,和她想象之中的完全不一样。

“算了算了,还是我来吧……”夜斗松了口气,他露出笑容来,拍了拍胸膛大包大揽起来,“这种事情就包在我身上吧,我只是说很麻烦,但又不是说做不到。”

看在对方之前帮过自己,而且现在还是自己的神器的份上,他也不提要收五円钱的香火钱作为报酬。

同时他也挺感激的看了某人一眼,并不觉得对方是没有办法解决,而是认为对方是给自己留足了面子,毕竟随便去干涉别的神明手下的神器,的确是一件挺不礼貌的行为。

“好了,你们的事情自己慢慢解决吧,我先走一步了……”顾墨站起身来,拍了拍衣服,那边的妖气已经完全消散了,他现在的精力也在御神水的BUFF之下,恢复了一些,至少可以行动了。

那么事不宜迟,该回去打扫战场来——虽然知道不会有什么好东西爆出来,但是浪费总是可耻的,而且不管有用没用,只要是自己可以获得的战利品都不放过,这才是玩家的自我修养。

“诶,要走了吗……”夜斗看向他,“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呢。”

“emmmm……”顾墨想了想,然后说道:“叫我「墨」就可以了。”

“这、这样吗?”

夜斗的嘴角抽搐了几下,为什么说自己的名字的时候都还要想啊,这敷衍的态度未免太过明显了一些,一看就知道肯定是有所隐瞒。

这个实在是有些奇怪了,因为神明都以传播自己的名声为重,除非是像他那样有些特别原因的,才会隐瞒自己原本的真名……所以说,这人又是为什么?

“喂,你不会是准备回刚才那里吧……”看着顾墨准备转身离开,夜斗突然想起什么,开口问道。

“嗯,回那边看一看……不然不太放心。”顾墨点点头,知道这个瞒不过对方,所以也大方承认下来,反正NPC不是玩家,看不到掉落物的道具光点,自然不知道自己回去是干什么的。

“哦……”

紫发蓝瞳的青年点点头,略微迟疑了一下,还是开口踟蹰着说道:“时化到来的时候,能够躲的话还是躲一下吧,我们都是这样子过来的,这个世界就是如此,也没有什么办法,至少平时还是比较安稳的……不是吗?”

“……”

“……”

顾墨稍稍沉默,他不知道夜斗是不是在暗示,或许是在委婉的表达自身对刚刚的事情的怀疑,觉得那是自己导致的问题,想让自己接下来安分一些?

但是自己目前只有这么一种比较效率的刷怪方式啊,最多去一些没有人的地方开启战场好了,想要自己什么都不做是不可能的……他迅速的思索着,然后也露出一副高深莫测的笑容来:

“能够安稳一时,能够安稳一世吗?你们只能够看到眼前,而我看到的是更长久的东西,是我的机会……就这样吧,我走了。”

故作神秘的抛下这么一句话,像是解释了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又没有明确的说明,顾墨没有给对方继续发问的机会,便径自下楼去了。

看到了更长久的东西……

看到了机会?

什么跟什么啊?夜斗微微皱着眉头,很是有些不解的样子。而这个时候,在旁边略显局促不安的一岐日和稍稍松了口气,小声点开口问道:“这一位神明大人是谁啊,感觉好奇特的样子,我都不敢多看……”

“不知道,不认识,应该是别国的军神、战神之类的吧……”

夜斗随口的说道,紧接着脑海里灵光一闪,觉得自己似乎将线索串联了起来,紧接着满脸惊愕的看向某人刚刚离开的方向。

等、等等……

这人如果是军神战神一类的强大武神,在这个众神落魄,妖魔却即将崛起的黑暗时代,对他来说的“机会”会是什么呢?

这个时代虽然向着更糟糕的方向滑落,但正如乱世对于极少数人来说,反而是难得的机会那样,或许对方就是这样的打算?

夜斗艰难的吞了口唾沫,觉得自己可能想明白了一点儿,神明因为自己司职的领域不同,而获得不同的信仰,并且决定了强大与否的区别。如果是军神战神一类的武神,又有最适合宣战的对象群体……要是对方又是野心勃勃之辈的话,会做些什么呢?

←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